中国投稿热线
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投稿热线 > 论文范文 >

酌定不起诉中被不起诉人的权利保护

更新时间:2021-04-05 所属栏目:论文范文

  【摘 要】随着酌定不起诉制度日益完善,适用率逐年上升,同时被不起诉人权利受到侵害的案例也在增加。然而,无论是学理上还是实践中,人们更多地将目光放在保护该制度中被害人的权利,往往忽视了被不起诉人,因此加强对被不起诉人的权利保护研究势在必行。本文通过分析酌定不起诉中被不起诉人权利保护的必要性,并予以完善救济被不起诉人权利的建议,以促进酌定不起诉制度设计初衷的更好实现。
  【关键词】酌定不起诉;被不起诉人;权利保护
  引言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以下简称刑诉法)第177条第二款的规定:“对于犯罪情节轻微,依照刑法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或者免除刑罚的,人民检察院可以作出不起诉决定。”这是我国人民检察院酌定不起诉的法律依据。酌定不起诉,又称相对不起诉或裁量不起诉,顾名思义,是检察官对自己拥有诉权的舍弃而决定不起诉,是起诉便宜主义的产物。相对于起诉法定主义,起诉便宜主义不具有“有罪必诉”的报应主义刑罚观,允许检察官综合考虑犯罪情节和诉讼成本,有选择地对部分犯罪不予起诉。因此酌定不起诉制度在很大程度上节约了司法资源,解决了有限的司法资源在不同案件之间的合理分配问题,更好地实现了刑罚的目的。
  从酌定不起诉的定义出发,该制度看似是对被不起诉人的宽恕,人们也往往容易因此忽视被不起诉人的权利保护,将目光更多地放在了被害人的权利实现上。但实际上,酌定不起诉制度对被不起诉人也并非“百利而无一害”,当被不起诉人事实上不存在检察机关认定的罪行,酌定不起诉在某种程度上对被不起诉人是一种“有罪宣告”:即存在犯罪事实,只是不需要被判处刑罚。被不起诉人势必要为这种“有罪宣告”而对社会评价带来的不良影响买单。刑事诉讼的人权保障功能反映在酌定不起诉制度中就是既要正确认定犯罪事实,给予犯罪嫌疑人公正适当的处理,也要重视保护因酌定不起诉而侵害到被不起诉人的合法权利。
  一、酌定不起诉情形下被不起诉人权利保护不足的成因分析
  酌定不起诉是在废除免予起诉制度基础上发展而来的一种不起诉类型,96年刑诉法修改前,免予起诉权的行使深受理论界、实务界的诟病,随后酌定不起诉制度的设立,标志着我国的起诉模式从起诉法定主义转向起诉便宜主义。然而遗憾的是,一些司法实践部门错将酌定不起诉混同于免予起诉的现象依然存在,实践中检察机关适用酌定不起诉制度的效果往往不太理想,存在许多问题。
  (一)酌定不起诉制度的固有弊端
  现行刑诉法中明确规定了酌定不起诉的适用条件,即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处以刑罚,它暗含了被不起诉人已被认定违反了刑法规定,侵害了社会利益或他人合法权益,因此刑诉法177条第二款的规定实际上是赋予了检察院在特定情形下定罪的权利。龙宗智认为,酌定不起诉只具有中止诉讼的效力而不具备定罪效力,但酌定不起诉的条文表述仍然存在引导公众的可能。实践中检察院在不起诉决定书中往往也引用明确的刑法条文,因此,一些部门望文生义,将酌定不起诉决定视为有罪的法律认定,基于此种错误认识,将已作酌定不起诉处理的公民作为有罪之人对待,致使其仍可能面临来自被害人以及社会舆论的负面评价,对其生活工作的社会关系带来种种不便。
  (二)被不起诉人权利保护的忽视
  我国刑诉法第180条和181条分别规定了检察院酌定不起诉后被害人和被不起诉人的权利救济方式,单从条文的篇幅及内容来看,立法者似乎也更“偏心”于被害人,对其权利救济的制度规定更加详细、完善。虽然刑事诉讼中所谓的“保障人权”一般情况下更多关注的是被告人的权利保护,但在酌定不起诉中却恰恰相反:通过适用酌定不起诉而终止对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追究程序,某种程度上是对其有利的处理方式,因而忽视了对被不起诉人的权利保护;学者也往往认为,检察机关的酌定不起诉权如果被滥用,引起的是被害人和检察机关的矛盾,因此也将注意力更多放在被害人申诉权的研究上。无论是理论上或是实践中,还是在人们的观念里,被不起诉人权利保护被忽视的问题已然十分突出。
  (三)公诉权的行使缺乏限制
  如上文所述,酌定不起诉的前提条件是“犯罪情节轻微”,而“犯罪情节轻微”的标准,检察机关有很大的裁量权。有学者认为犯罪情节轻微具有普遍的适用性,如重罪中也存在情节轻微,不论犯罪性质,均可结合其他情况不予起诉。据此,将增加酌定不起诉被滥用的可能性。孟德斯鸠曾言:“每一个手中有权的人都会去不顾授权目的而滥用手中的权力,直到遇到权力的边界才会停止。”酌定不起诉也不例外。酌定不起诉制度如被滥用,可能存在以下几种情况:一是应适用而不适用,从而造成司法资源浪费;二是不应适用而适用,可能会使应该被追诉犯罪嫌疑人逍遥法外;也可能使无罪之人因酌定不起诉受到社会负面评价,但此种情形下被不起诉人的权利救济却常常被忽视。
  同时,实践中检察机关明知犯罪嫌疑人无罪,为避免错误羁押产生的国家赔偿问题,同时考虑到单位的业绩考核,,隐藏真实的错案率,在本该适用法定不起诉的情况滥用自由裁量权而适用酌定不起诉。公诉权的滥用,不仅会造成冤案,也会使社会秩序陷入混乱。
  (四)被不起诉人自身权利意识薄弱
  随着刑诉中“保障人权”的理念逐渐受到重视,当一个无罪的人被适用酌定不起诉决定后,如果没有一个完善的制度进行救济,期待该类案件像许多耳熟能详的冤假错案一样引起广泛关注并纠正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尝试代入犯罪嫌疑人的心理,被逮捕后又决定不予以起诉,此时被不起诉人因获得一种有利于自己的处理而很难去考虑到自己是否应被逮捕,检察机关是否侵犯了自身权利。更何况法律对被不起诉人权利救济的规定过于笼统、单一,只能向检察院申诉,这种让检察院自行纠正的救济方式也并不是有利的法律武器。
  因此,深入探究酌定不起诉中被不起诉人受到的侵害以及其权利保护问题很有必要。一个制度能否适应社会需要,不仅取决于它是否先进,更在于它是否能兼顾各方利益。让酌定不起诉制度的适用做到与法治社会的建设相适应,关键在于完善对当事人的权利保护,特别是对被不起诉人的權利保护。


提示:
本文标题为:酌定不起诉中被不起诉人的权利保护
当前网址为:http://www.tougao.net/lunwen/10007.html

本文相关论文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