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网在线投稿网

论文在线投稿
论文范文大全

沙漠中的海市蜃楼

知网论文查重系统

  【摘  要】本文从时下很火的《可可托海的牧羊人》切入,比照华语乐坛几首经典的流行歌曲,从音乐爱好者的视角,对近年网红歌曲《我的楼兰》进行剖析,认为深受听众喜爱的流行歌曲应具备以下几个特点,一是情感依托真人真事,二是歌词追求意境美,三是词曲要和谐相配。
  【关键词】我的楼兰;词境悠美;曲调绵长;词曲相配
  最近有一首歌很火,卡拉ok厅必唱,有广场舞的地方必放,今年还登上了春晚舞台,那就是王琪的《可可托海的牧羊人》。
  这首歌2020年5月发行。之前因新冠疫情的压抑,各行各业按下了暂停键,流行乐坛也“卡住”了。这时一首优美动听的流行歌曲一出,有如给沉寂的歌坛吹来了一阵清风,大街小巷便泛起了传唱的涟漪。我觉得这首歌的动人之处,除了辽远高旷婉转悠扬的西北风味,还在于歌词的创作依托了一个牧羊人与采蜂女真实的爱情故事,真情的内核裹上一层淡淡的忧伤,再经过艺术“模糊”处理便有了大众化的“普适性”,因而能走进每一位听众的内心。
  “我愿意陪你翻过雪山穿越戈壁,可你不辞而别还断绝了所有的消息”“他们说,你嫁到了伊犁,是不是因为那里有美丽的那拉提,还是那里的杏花才能酿出你要的甜蜜”,真实自然,触摸可感。因真情实感受到听众喜爱的歌曲还有如刀郎的《西海情歌》,写的是大学生环保志愿者在可可西里的“生命绝唱”;还有如李健的《传奇》,写的是一种心理真实,真切地触摸到了普通人情感的内心世界。而时下也有些流行歌曲堆砌一些辞藻,采用碎片化的意象拼接,无病呻吟,故作姿态,那要感动听众就很难了。
  还有一种类型的歌曲,你感受到的不是真实,而是一种“梦幻”,一种“意境”,你能感受到无与伦比的美,而这种美的体验你会觉得比真实的自然流露更胜一筹。如刀郎作曲、苏柳作词、云朵演唱的《我的楼兰》,一经接触,你的灵魂便被吸引,你会循环播放,深感百听不厌。有网友作出了“刀郎之后无西海,云朵之后无楼兰”的“空前绝后”的评价,可见喜爱程度之深!
  在俗世浮尘的流行歌海呆久了,人會变得慵懒厌倦,“红尘情歌”只能让你迷醉于都市的灯红酒绿。但人有不甘庸俗需要寻找精神的突破口,淋漓尽致地释放灵魂到诗意的远方,可你找不到方向……在你深感迷茫灵魂无处安放的时候,来自遥远的沙漠惊现异域的海市蜃楼,让你看到了一片圣洁的天地之光!《我的楼兰》就是这样一首歌,它打开了一轴大西北茫茫的历史画卷,让你惊艳于一段凄美动人的远古传奇。
  我接触这首歌来自于一位朋友的介绍,他说歌词“超美”,最初听歌并没有特别的感觉(其实好听的曲子也有一个接受的过程),但“超美”的歌词令人耳目一新:
  “想问沙漠借那一根曲线……用丝绸去润泽你的肌肤……你总是随手把银簪插在太阳上面,万道光芒蓬松着你长发的波澜,我闻着芬芳跋涉着无限远,只为看清你的容颜。你总不小心把倩影靠在月亮上面,万顷月光舞动着你优美的梦幻……谁与美人共浴沙河互为一天地,谁与美人共枕夕阳长醉两千年,从未说出我是你的尘埃,但你却是我的楼兰。”
  词有豪放和婉约之别,但二者兼而有之实属少见。这首歌既婉约又大气,婉约的是歌词再现了楼兰古国一个凄美的爱情传说,“佳人一笑倾城”的美人意象叠加成催人泪下的“地老天荒”的爱情故事;大气的是展现了大西北茫茫沙海中楼兰古国苍凉的画卷,穿越历史时空,与天地对话,“沙漠”“太阳”“月亮”“沙河”“天地”“两千年”等意象,画面波澜壮阔,西域风情一览无遗!加上美人的“丝绸”“肌肤”“银簪”“芬芳”“倩影”表现出来的“柔美”与沙漠的“曲线”“沙河”“尘埃”展现出来的“曲美”的相映重叠,人景相融,天人合一,便幻化成了似有实无的意境绝美的“海市蜃楼”!
  歌要大气,唱出酣畅淋漓的效果,要用长句,如若句子太短,气势就出不来。如中国风歌曲《龙文》网评挺好,但传唱度并不高。所以流行不起来,我认为在于歌词句子太短,大多是短句,如“一弹戏牡丹,一挥万重山,一横长城长,一竖字铿锵”,五个字一节,气势不足,唱起来总觉得局促放不开。无独有偶,还有《笑红尘》也是同一类歌曲,初一听亦觉得不错,但也是句子太短,放不开,不能让人尽兴。
  “风再冷,不想逃,花再美,也不想要,任我飘摇;天越高,心越小,不问因果有多少,独自醉倒;今天哭,明天笑,不求有人能明了,一身骄傲;歌在唱,舞在跳,长夜漫漫不觉晓,将快乐寻找……”大多三个字一节,节奏感挺强,但唱起来一顿一顿的,流畅感就失去了,甚是遗憾!而《我的楼兰》长句居多,磅礴大气,表达内容丰富,情感充沛,把听者想说的心里话都“唱”出来了,能不感觉舒坦好听吗?这才叫畅快淋漓!
  另一方面,曲子的音域宽窄也不可忽视。当然受内容情感限制,但高低起伏,富于变化,更能宣泄人的情绪。生活压抑太久,人就需要倾诉,需要呐喊,需要纵情歌唱,所以草原歌曲、西部歌曲从低音到高音随草地戈壁、沙漠雪山而起伏,意境天高地阔,适合人的情感纵横驰骋。一首歌的“乐感”如能与人的“情感”保持和谐共振,这首歌就叫“好听!”
  有一首耳熟能详的经典歌曲,《但愿人长久》,词作者苏轼,内容写中秋思念,后人评价这首词“中秋词自东坡《水调歌头》一出,余词尽废”,可见词作乃中秋绝唱!后人为之作曲多达19个版本,其中最经典的是梁弘志作曲的版本,但即使是最经典的版本,我依然觉得曲词不般配。苏轼属豪放词代表,表达婉约的思念之情,“明月”“酒”“青天”“宫阙”“人间”“悲欢”“千里”,意象情感丰富,,富于变化,但这个曲子音域很窄,且趋中,没有高音,过于理性,较平淡,不能充分表达微妙起伏的情感,要是苏轼再世听了也不一定会满意。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版本?除了词作优秀之外,可能也与曲作留下的遗憾有关。如果词曲皆优,皆为绝唱,谁还会多此一举呢?
  《我的楼兰》就不存在这个问题。它的曲调首先低沉、平淡,最初听来感觉一般,但随着意境的高远、情感的上扬,音调逐步高亢起来,且出乎意料的一浪高过一浪,螺旋上升,回环往复,最后在高潮中烟花般散落。初听者感悟意境,用心倾听,越听越好听,被悲情打动,无不热泪盈眶!
  当然,节奏舒缓均匀,乍一听就知是刀郎的风格,而也只有他的徒弟云朵那宽广的音域和天籁般清澈极具穿透力的声音才能演绎得如此精彩!
  感谢《我的楼兰》,让我对音乐有了新的认识!
  (作者单位:湖南省醴陵市第四中学)

万方通用版论文查重
维普编辑部版论文查重

论文查重 检测系统 官方入口

知网期刊检测 知网PMLC 万方检测2.0 知网检测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