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网在线投稿网

论文在线投稿
论文范文大全

藏传佛教后宏期汉藏艺术审美对汉藏文学的影响

知网论文查重系统

  【摘 要】在中国传统文学中,文学与艺术的关系非常的密切,有文学与艺术一家的说法,尤其是文学与绘画之间的关系更是文学家和画家共同研讨的问题。以文学说绘画,以绘画探讨文学也是中国传统学文学上的一种批评传统。很多的知名的文学家同时也是画家。在汉藏民族文化之中,绘画和文学在文艺史上都有其相互的影响,并产生了相应作品流传于世。而且,加之汉藏民族历来就有相互交往、交流的经历,尤其是自藏传佛教后弘时期以来,藏民族作为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员,汉藏民族之间的联系更加密切,受双方文学和绘画艺术的影响,绘画艺术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彼此的文学。
  【关键词】后弘期;汉藏绘画;文学;比较研究
  序言:
  在讨论这一问题之前,本文首先要明确的便是讨论对象,也就是以汉藏绘画作为对象,即本文要考察的艺术对象,也就是从绘画艺术出发,讨论绘画艺术审美对于汉藏文学的影响。在拙文《藏传佛教后弘期艺术审美对汉藏文学影响——仅限于文学范围内研究》中,笔者对藏传佛教后弘期这一概念,为什么将这一研究定在这样一个范围内,以及研究的意义等做过探讨,在此不予重复①。在此要明确的便是藏传佛教后弘期是一个较长的历史时期,跨度超过了一千年,相对而言在汉民族文学史上,绘画艺术的审美形态也在发生着变化,涉及的范围也比较广泛,有宋以来绘画方面的专著就有《宣和画谱》《五代名画补遗》《宋代名画评》(宋·刘道醇)《林泉高致》(宋·郭熙)《艺苑卮言》(明·王世贞)《中麓画品》(明·李开先)《芥舟学画编》(清·沈宗骞)《小山画谱》(清·邹一桂)等代表论述,以及诸多文人画家的序跋、题跋等,从绘画技法、表现手法到审美等方面都有着广泛而深刻的论述。同时,藏传佛教后弘时期的藏民族绘画论述也有包括门当派创始人门拉顿珠的《如来造像度量论·如意宝珠》,后弘时期出现的免唐派等五大流派的画法技艺等相关理论;还有藏民族传统知识中五明中工巧明对于绘画技法等的理论解说等,表现出汉藏民族就绘画艺术方面的理论和创作是非常丰富和庞大的。如果本文以绘画理论为对象来总结绘画艺术的审美形态,显然以研究的时间和篇幅,根本没办法在本文中做一个全面的、深刻的研究。所以本文以绘画为对象,主要从绘画的虚实转变这一方面进行过探讨,浅谈这样的转变对汉藏文学的影响。
  一:汉藏绘画中的虚实转变
  在文艺美学中,虚与实不仅是一对非常重要的范畴,同时也对文艺的表现形式和发展有着决定性的作用。对于“虚实”的认知,最早在于先哲对于宇宙的探索,并组成了老庄思想中最主要的组成部分。《道德经》中讲:致虚极、守静笃(第十六章),又讲“有无相生”(第二章),都是对所见与非见的一种宇宙观。同时庄子也提出了“心斋、坐忘”的修养方法,这皆是对宇宙“无中生有”,以及“虚实相生”的体验式认知。这种体验式认知就是人参与到自然之中,获取生存的一种实践的认知。也就是在人与自然的这种实践活动中,创造了文艺,,生成了人的精神世界。也体现出人认知的“外化内倾”和“内倾外化”在思想意识的运行过程。这一运行过程便是人类参与自然活动构建人类的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的一个过程。即“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①的一种方式。在此不过多地去探讨。
  回归主题,虚实概念是人们认识世界和宇宙所产生的一种哲思,这也必然影响了人类对于精神世界创造。从远古所留下的文艺作品,比如绘画来看。出土的一些原始时期的器物,以及早期的一些壁画中,所展现出来的绘画皆以写意和抽象为主要方式。比如仰韶文化半坡类型的鱼纹盆和人面鱼纹盆上的绘画②;西藏日土岩画中对于野生动物鹿等绘画,都展现出高度的抽象化。随着时代的发展,汉魏时期经济社会的发展,以及人性自觉和人文自觉的到来,绘画也渐渐趋于向现实转变,以写实的风格,注重绘画中的线条和色彩。写实风格逐渐盛行,到了唐代山水、花鸟、仕女等绘画的重写实,也催生了工笔画的诞生和风行。在吐蕃时期,绘画也出现了相应的虚实转变,这时期的岩画“动物四肢已开始刻有关节,看似四蹄生风。多绘刻吉祥动物长角鹿,身上有S形裝饰纹样,亦有展翅鹰、牦牛、羊、骆驼、马和其他动物,另有鸵鸟出现。”①从中可以看出来随着生产力的发展,以及藏族先民对于自然自身的认知,在绘画的风格出现了由抽象向写实的转变,绘画的表现内容逐渐丰富。
  时至宋元金时期,虚实之间的变化又有了新的特点。受唐代写实风格的影响,宋代绘画在内容上也注重对山水、花鸟的描绘,但是在宋明理学和心学的影响下,在绘画艺术中,艺术家提倡他们对于艺术性的诠释,强调绘画在于对“韵和味”的追求,体现出绘画艺术向虚的一面转化,在这种艺术风格的演变下,催生的“写意”画的诞生,随着绘画艺术和理论的发展,到清代虚化的表达方式,更是增进了“表情”②的内容。
  以上笔者简要地对汉藏绘画的虚实转化的离历程作了一个梳理,旨在说明“虚实”范畴在绘画领域内的转化,切实推动了绘画艺术风格的发展,以及表现内容、表现手法、技巧和相关理论的诞生。同时也是为了让本文讨论的主题更有逻辑性。藏传佛教后弘期,正好与宋元金、明清相对应,这个时段也是绘画由写实风逐渐向写意转变的一个过程。这样的变化,不仅表现在绘画上,同时也深刻地影响着汉藏文学的艺术风格和审美形态。
  二:虚实转变在藏传佛教后弘时期汉藏绘画中的体现
  上面笔者简要探讨了虚实转变在汉藏绘画史上的发展历程,在此笔者将重点讨论藏传佛教后弘期虚实转变在汉藏绘画中的具体体现。
  在汉民族中,绘画一方面传承了汉唐时候的绘画风格,比如北宋郭熙的《早春天》①,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②,在表现方式上主要以山水、社会现实为对象,以局部写实的方式,即实境体现在绘画之中。随着一些综合型艺术家的诞生,比如诗画皆绝的苏轼等的出现,讲求“韵味”、“意境”的绘画艺术追求,随着这些人的影响力,逐渐成为了绘画艺术的一种风潮。“妙悟”、“神思”等相关虚化的绘画风格被提倡。苏轼在文学艺术的创造和构思中,提倡“求物之妙”③,即在对万事万物的规律认知的基础上,要有作者自身对于文学形象和艺术构造的“妙悟”。随后司空图的《二十四诗品》、严羽的《沧浪诗话》等在文学中大力推崇这样的一种艺术追求。尤其是司空图更是以诗歌的形式,以“诗中有画”的表现形式探讨诗的艺术风格。从中可以看出,虚实转变在绘画中的展现,在很大程度上又影响了诗学认知。宋元金这一时期的绘画也体现出“虚实相生”的趋同性,“燕仲穆以画自嬉,而山水尤妙于真形,然平生不妄落笔,登临探索,遇物兴怀,胸中磊落,自成丘壑,至于意好已传,然后发之”④(《广川画跋》卷五)(笔者按:燕仲穆—北宋画家燕肃(991—1040))。

万方通用版论文查重

相关推荐

维普编辑部版论文查重

论文查重 检测系统 官方入口

小论文内部版 本科预审版 硕博预审版 维普检测 万方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