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网在线投稿网

论文在线投稿
论文范文大全

以哲学象征欲望的反乌托邦

知网论文查重系统

  【摘  要】冷酷和严厉到近乎专制的黑泽明,是日本的“电影天皇”,是亚洲电影打破欧美独占电影市场的第一人;他的影片彰显着日本民族主义精神,同时擅长于探寻人内心深处最本质的欲望,是日本战后反思情绪的缩影。崩坏的道德世界满是欲望,这一幅生动的浮世绘在黑泽明反乌托邦式的哲学化表达下,具有了深刻的哲学思辨和独特的美学力量。
  【关键词】人性;反乌托邦;终极思辨
  1导论
  1.1终极思考:独特叙事下显现的欲望男女
  罗生门下,一桩凶杀案,五个当事人与见证人,五个不同的复述,在黑泽明的黑白影像里跳动着蓬勃的欲望。
  三名当事人中,第一个作出供述的,是采花大盗多襄丸,他本无杀人之心,但仅因为一阵微风吹起了那个骑在马上的女人的斗笠帘纱,便唤起了他对于女人的占有欲,这时女人对他来说,是性情刚烈的世间少见的女人;而后他在占有了女人后,感到她其实与普通女人无异,甚至对女人产生厌恶,在女人额撺掇下杀了她的丈夫。第二个作出供述的是女人,她给所有人留下了温柔、惹人怜悯的形象,在她的叙述中,丈夫在目睹自己被多襄丸占有后,向她投来了冷酷、不屑的目光,那一束光让她对自己的丈夫失望透顶,于是她杀了自己的丈夫。第三个作出供述的是巫女召唤出来的身处幽暗世界的丈夫,作为充满自尊和牺牲精神的武士,他站在了多襄丸代表的男性视角,选择回避自己作为武士被侮辱(妻子被占有、以及与多襄丸对抗战败)的事实,出于对美丽的妻子的嫉妒和憎恶,选择自决;此时巧妙提出了对镶满螺钿的短刀的去处的疑问,连接了罗生门下的樵夫、和尚、庶民。最后揭开樵夫偷了短刀的自私行为,以发现遗弃婴儿作为最后的寓言,人性之恶在罗生门下得到升华。
  多角度叙事在一般传統叙事中,会达到使故事逐渐清晰的效果。然而本片由于其独特的剧情设置,在重复叙事下,每个人都处于自私的境地,修改了记忆中的真相,案件更加真假难辨。本片致力于探寻理想和现实的关系对于人类生存的终极意义,即有没有绝对的真实。透过黑泽明的扣问,人的复杂性与理性的边界,早已模糊不辨。此时“恶”不仅是世道所致,更是人性中不可抹去的一部分。然而本片中,和尚所代表的宗教虔诚的信徒,是所有供词的聆听者,他是黑泽明留给道德败坏下唯一的光亮,一如那个片尾出现的被遗弃的婴儿一般。
  1.2《罗生门》中的“喻”
  罗生门喻为破败的世道,在这里人们的精神文明趋于崩塌。故事从这里开始,通过樵夫和和尚的讲述,人性之恶慢慢铺陈开来,伴随着门外的倾盆大雨,营造出被困境缠身般的压抑恐怖气氛。
  森林是恶的发源地,莽林之中,镜头被复杂的木林遮掩,给人以神秘恐怖之感,预示着危险和凶势。在这之中穿行的人潜藏着罪恶和欲望,被逼往森林深处,具有极强的宿命意味。
  女人的斗笠是引起凶杀案的“始作俑者”,是女性作为男权社会下被压迫对象的物化实体,多襄丸内心的情欲一如被风撩拨起来的纱帘,当理性完全被非理性的原始欲望占据,便完全失去自我意志,沦为欲望的奴隶,,酿下恶果。
  圣经中,被蛇诱惑后,夏娃和亚当明白了羞耻感。而片中真砂被羞辱后、男人被杀,逃之夭夭的多襄丸喝下了含有蛇毒的泉水,暗指他被奸淫罪恶所俘虏,完全丧失自我意识。
  一出罗生门,描写的是众生相。多襄丸代表的是恶人,狡猾而鲁莽;武士代表的是中产阶级,自私而高傲;真砂是被男权社会主导下的女性形象,坚强而具有悲剧色彩;樵夫和农民是社会下层阶级的群众代表;然而,和尚则是人类追求的终极意义代表,是至真至善的上帝形象。
  2.东方民族精神的独特美学魅力
  黑泽明之所以被欧美所承认,并被众多大师级人物捧上神坛,是因为黑泽明的电影时代正值二战后,作为战败国的日本,受到军国主义政府的控制已久,整个社会正处于绝望与希望并存的时期,黑泽明的电影仿佛在黑暗里为人们带来美好意义和讯息,意义非凡。在他之前,西方世界想到日本,还停留在富士山、樱花和艺妓。
  黑泽明的伟大之处,在于他利用独特的电影叙事和近乎完美的东方审美视角,创造了属于日本民族的独特影像风格。首先是黑泽明对于武士家庭出身的思考,体现在他的电影中,则变成了对武士精神的刻画:无论是《七武士》、《用心棒》,都不仅让人们看到他对于日本民族精神(责任感、使命感和自我牺牲精神)的最高代表——武士阶级的赞扬,同时还深刻的对武士阶层僵化和异变后的极端和自大进行了反思。
  黑泽明影片中的人物充满了纯粹的“绝对”。他们完全按照自我意志行事,甚至可以为此抛却生死,具有一种近乎顽固的信念感。女人为了保全自己的贞洁,需要周旋于两个男人之间,在刚强热烈和温柔求全的两个性格里为自己编造真相,洗脱罪名;武士为了挽回自己妻子被辱的自尊心,不惜自我牺牲;这些属于日本民族的性格特点,在客观上揭示了日本军国主义侵略野心的根源。
  其次是黑泽明在片中大量使用了日本传统音乐——能乐,神秘秘而幽暗的氛围,配以充满力量和优雅合奏,使得画面与日本传统的美学风格融为一体,展现了独一无二的民族特色。
  然而充满东方民族精神的黑泽明的电影,之所以能够得到世界的认可,在于他所有电影里始终探讨人类生存的终极意义,他谈论人类本身,向未知的欲望深处探寻,向观众发出叩问,以至于早已超越了时代和国家的界限,具有普世价值。
  3.黑泽明的反乌托邦
  二战后,日本被美军所控制,被要求经济发展不得超过1927年,并且不能拥有自己的军队。整个社会处于战败的绝望和被控制的压抑氛围之中。黑泽明的电影试图将我们逃离这个时代的日本,重塑一个世界,具有极强的反乌托邦主义性质。他所塑造的电影世界里,周遭都是破败的、脏污的,人类被置于平地,恶被曝于阳光之下,一览无余,残酷而深刻。
  4.结论
  黑泽明的电影常常试图向人类抛出了一个哲学命题——真相与主体之间的关系(或者说人与恶之间的距离),非理性的社会是秩序的混乱和文明的倒退,这样的寓言是本身具有了极强的悲观主义,其对后现代主义社会的产生具有极大的影响。
  参考文献:
  [1]《黑泽明的罗生门》【美】保罗·安德利尔 著 蔡博 译 人民出版公司出版
  [2]《电影<罗生门>的象征意象分析》王凤 文 文艺评论期刊
  [3]《电影叙事学研究》刘云舟 著 皮埃尔·索尔兰 作序推荐 后浪出版公司出版
  [4]《蛤蟆的油》黑泽明 著 南海出版公司出版
  (作者单位:四川大学锦城学院)

万方通用版论文查重
维普编辑部版论文查重

论文查重 检测系统 官方入口

小论文内部版 本科预审版 硕博预审版 维普检测 万方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