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网在线投稿网

论文在线投稿
论文范文大全

婚姻冷静期的立法审视

知网论文查重系统

  【摘  要】婚姻冷静期即《民法典》第一千零七十七条,规定“自婚姻登记机关收到离婚登记申请之日起三十日内,任何一方不愿意离婚的,可以向婚姻登记机关撤回离婚登记申请。前款规定期限届满后三十日内,双方应当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申请发给离婚证;未申请的,视为撤回离婚登记申请”。作为我国法律制度的一项创新,该制度以我国各地法院探索的现实样本为基础,是立法机关对于离婚案件的处理兼顾情理法的有益的立法探索,该制度着眼于维护婚姻家庭幸福和谐,能够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同时弥补当前我国离婚制度的不足。
  【关键词】离婚冷静期;婚姻立法;草率离婚
  一、婚姻冷静期设立的必要性
  (一)草率离婚引发一系列社会问题
  离婚数量的不断增加是经济发展和观念转变的产物,放眼世界,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各国的离婚数量都会或多或少有所上升,但飞速增长的离婚数量,尤其是草率离婚,会引发一系列的社会问题。
  在家庭层面上,如未成年人的抚养问题,妇女和残疾人权利保障以及养老问题。自进入老龄化社会以来,我国养老负担很重,离婚导致加家庭破裂,许多老人失去了安稳养老的场所,这无疑加剧了社会养老负担。对于未成年的健康成长影响更是显著,在我国有一千多万的单亲儿童,而单亲儿童走上犯罪的道路概率非常之高,儿童是家庭的未来,儿童的教育和抚养问题必须受到更多的关注[1]。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家庭稳定幸福事关社会和谐,因此法律作为社会关系的调整期,有必要对此做出限制和调整。
  在社会层面上,随意离婚带来不好的社会示范效应。大众都有盲目的跟随心理,往往把潮流当作选择,一些在婚姻当中遇到小问题的夫妻,其感情并没有破裂,看到诸多人以离婚的方解决婚姻问题,也紧随其后,致使其离婚随意草率,缺乏理性思考,因此在离婚后常常后悔莫及[2]。除此之外,对于未婚的人群也造成了不好的影响,这种影响成为了两个极端:一部分人看到離婚如此简单和容易,因此在结婚时对婚姻不够慎重,另一部分人则在看到居高不下的离婚率时,产生了严重恐婚心理,迟迟不愿意结婚。
  在离婚的特点层面上,草率离婚数量很多。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我国离婚人数上升的同时,复婚人数也在大幅度上升,2016年我国登记的复婚人数达到了39.85万,是20年前的八倍多,这一现象意味着冲动草率离婚的数量也是在大幅度上涨,很多夫妻在离婚时情绪并不稳定,离婚不是深思熟虑的结果,而是冲动的产物[3],因此婚姻冷静期的设立也是有必要的。
  因此不论从宏观的危害上看,还是从微观的离婚特点上看,设立婚姻冷静期都是必要的。
  (二)现有婚姻制度不能适应社会发展
  社会是不断发展变化的,法律的滞后性要求法律必须不断地调整,1950年5月1日,新中国第一部婚姻法正式施行。此后,婚姻自由、一夫一妻、男女平等、保护妇女和儿童权益的婚姻家庭制度就此确立。在1980年、2001年两次制定和修改后,我国婚姻家庭制度更加趋于完善[4]。因此婚姻法也应该在此基础上与时俱进。
  我国现有的法律规定了两种离婚方式,即诉讼离婚和行政离婚。需要明确的是,婚姻冷静期只适用于行政离婚,《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男女双方自愿离婚的,准予离婚。双方必须到婚姻登记机关申请离婚。婚姻登记机关查明双方确实是自愿并对子女和财产问题已有适当处理时,发给离婚证”。出于自愿并不一定就是深思熟虑的结果,,也可能是一时之冲动,一时的冲动不是个人之自由意志的体现。同时,离婚登记机关也没有安排相应的制度将查明之责任落实到位,以确保双方的陈述是否客观,如此轻易同意离婚,不仅仅是自身不负责任的表现,也对离婚的当事人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失。
  离婚制度在实践中造成司法资源的浪费。随着离婚案件的数量增加,离婚登记机关办理的离婚案件,司法机关办理与离婚相关的案件也随之水涨船高,这就造成了司法资源的浪费,同时,由于我国采用感情破裂说的离婚标准,司法机关又不能拒绝裁判,因此在司法实践中形成了“二次诉讼”的处理方法[5],这不仅仅对当事人造成了讼累,也加剧了司法资源的浪费。
  二、婚姻冷静期的可行性
  该制度之所以可行,不但是因为吸收了俄罗斯、韩国等国家的制度特点,与我国传统的婚姻家庭理念相吻合,同时也是因为借鉴各地法院的本土样本,因地制宜。因此该制度是法律移植、法律本土化和司法实践、司法改革成果的综合。
  (一)借鉴他国立法成果
  从国际立法先例上来看,许多国家在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时,离婚的数量也会随之增加,法律作为社会关系的调整器,因此采用法律的手段对离婚做出一些限制,并无不妥,重点在于以何种方法做出限制。美国、加拿大、德国、意大利以分居一定的时间作为离婚的前置条件,让双方有足够的时间仔细思考婚姻,这实质是以分居期间作为离婚的冷静期。考虑到地域,文化的区别,韩国的婚姻冷静期更具有借鉴意义,韩国与我国同属于东亚文化圈,在地域上又很近,因此可借鉴的程度比较高。韩国采用离婚熟虑期制度,该制度规定在离婚前双方必须考虑一段时间,离婚的程序是,当事人在向法院提交协议离婚申请书之前,必须考虑一定的时间,有子女的为三个月,无子女的为一个月,之后提交财产分割以及子女抚养协议书,然后在法官面前双方明确表示同意离婚,法官同意后即完成离婚。
  (二)回应了传统文化
  几千年来我们奉行的是集体主义,而非西方的个人主义,这种集体主义是我国文化的根基,尽管离婚之自由是值得肯定的,但是离婚不仅仅关系这婚姻当中的两个人的自由和利益,更关系家庭弱势群体权利的保护,因此必须在个人自由和集体利益之间进行平衡,这亦符合立法的平衡原则。
  从传统文化心理角看,“清官难断家务事”,“宁拆一座庙,不破一桩婚”,“解铃还须系铃人”等句都印证婚姻问题复杂的一面。而婚姻冷静期很好的回应了传统的文化心理,该制度尽可能避免了行政工作人员判断的任意性和主观性,感情究竟是否破裂,是否非离婚不可,冷静后的双方当事人自然有答案。

万方通用版论文查重
维普编辑部版论文查重

论文查重 检测系统 官方入口

知网期刊检测 知网PMLC 万方检测 知网检测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