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投稿热线
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投稿热线 > 论文范文 >

浅析《一九八四》人物奥布兰的双重身份

更新时间:2017-01-22 所属栏目:论文范文

  摘 要: 《一九八四》是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于20世纪40年代末所著小说,堪称世界文坛上最著名的反乌托邦、反极权的政治讽喻小说。奥威尔向读者描绘了极权主义令人窒息的,以追逐权力为最终目标的假想的极权主义社会,通过对这个社会中一个普通人生活的细致刻画,揭示了任何形式下的极权主义必将导致人民甚至整个国家成为悲剧。全书以外党温斯顿·史密斯与内党奥布兰之间的谈话解释了双重思想和极权主义的目标,其中奥布兰的身份扑朔迷离,从不同角度理解有不同的看法。本文就此进行了浅析。
  关键词: 《一九八四》 乔治·奥威尔 奥布兰 双重身份 极权主义
  1984年的世界被三个超级大国瓜分——大洋国、欧亚国和东亚国,三个国家之间的战争不断,国家内部社会结构被彻底打破,均实行高度集权统治,以改变历史、改变语言(如“新话”)、打破家庭等极端手段钳制人们的思想和本能,以具有监视与监听功能的“电幕”控制人们的行为,以对领袖的个人崇拜和对国内外敌人的仇恨维持社会的运转,思想警察奥布兰与外党成员温斯顿·史密斯的故事就此展开。在对温斯顿的改造中,作者以对话形式向读者展示何为双重思想,内党成员奥布兰“世界是唯一懂温斯顿的人”,随着情节的不断深入,他的身份就此成为一个谜团。
  一、创作背景
  1936年7月,西班牙内战爆发。同年年底,奥威尔与新婚的妻子一同奔赴西班牙,投身于保卫共和政府的光荣战斗。但是这场正义的战争,由于左翼共和政府内部分裂,最后失败。没有死于法西斯枪弹下的奥威尔,竟差一点丧身在共和政府内部党派之争的倾轧中,这个惨痛的经验对奥威尔影响巨大。他曾说自己“从1930年起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了”,这时候他开始考虑“捍卫民主社会主义”的问题。这个思想出发点,一直影响到他后期的两部名作《动物庄园》和《一九八四》(Nineteen Eighty-Four,1949)创作。为了指代某些奥威尔所描述过的社会现象,现代英语中还专门有一个词叫“奥威尔现象(Orwellian)”。如果说贯穿奥威尔一生的作品主要是反映“贫困”和“政治”这两个主题,那么激发他这样写作的主要动力就是良知和真诚。
  二、人物奥布兰双重身份分析
  与奥布兰的初次相见便使反极权主义的温斯顿产生了共鸣,接下来奥布兰又向温斯顿宣传兄弟会,使温斯顿对自由民主有了更清晰的认识。然而,在温斯顿被捕后,奥布兰却对温斯顿严刑拷打,对温斯顿进行改造使他热爱老大哥,使他学会双重思想,最终对他进行射杀,目的是保证党的纯粹。奥布兰的形象亦正亦反,他的身份究竟是什么?
  (一)内党成员的圈套
  “我们会在没有黑暗的地方见面。”
  这句话第一次出现是在七年前的梦里。七年前,温斯顿在梦中听到这句话。说这句话的语气很平静,几乎是家常的,是个陈述句,不是命令。奇怪的是,当时,在梦里,这句话并未给他留下什么印象,只是到后来,那句话似乎逐渐具有意义。这话第二次出现,是在温斯顿与奥布兰关于兄弟会的会面时,奥布兰向他说的,也就是这次会面使温斯顿对自由民主和兄弟会产生更强烈的向往,仿佛像梦变为现实。第三次出现,是温斯顿被捕入狱进行“学习”时,奥布兰对他说的,此时的温斯顿已经被折磨的失去骄傲,失去对自由的向往,在对热爱老大哥的不断“学习”中,温斯顿一次又一次地向读者展现昼夜不停的灯火通明的牢房,那里有他也有奥布兰。
  “我们会在没有黑暗的地方见面”这句话为读者埋下伏笔,贯穿全文,成为线索,它的不断出现,使奥布兰的身份逐渐拉开神秘的面纱。奥布兰是善于发现反党分子的内党成员,他是思想警察,他为温斯顿设下了一个圈套,使温斯顿误认他反党向他吐露心声,从而抓捕温斯顿改造温斯顿,完成他的使命,改正反党人士错误思想,使温斯顿发自内心地了解双重思想,,热爱老大哥,热爱党。
  (二)潜藏在党内部的兄弟会成员
  “我和你一样。”“我们会在没有黑暗的地方见面。”
  在仇恨会上,有那么一两秒他的眼神有可能泄露了感情,正好就在那一瞬间,他和奥布兰四目相望。对,他知道了,他知道奥布兰在跟他想着同样的事。“我和你一样”,奥布兰似乎在对他说:“我完全了解你的感受。你的蔑视,你的仇恨,你的嫌恶,我都知道。不过别担心,我站在你这边!”他们含含糊糊地对望了一眼,只有一秒钟或者两秒钟,但即使如此,在一个人不得不在其中生活的与世隔绝的孤寂中,那也值得铭记。在温斯顿与奥布兰关于兄弟会的会面中,奥布兰向温斯顿说明了以后的道路上可能遇到的艰难险阻,温斯顿可能会被捕被拷打可能会死亡,所以在温斯顿被捕后所遇到的种种来自于奥布兰的折磨也得到解释。即使被拷打,温斯顿也始终相信着奥布兰是这个压抑恐怖的世界中唯一懂他的人。
  奥布兰与温斯顿是心意相通的,似乎两个人的大脑都开着,通过眼睛,思想从一个人的大脑流入另一人的。如果从内党成员的角度进行分析,那么奥布兰可以被看作为负面英雄,也就是所谓的反英雄,指的是那些与传统意义上的英雄式人物在思想和行为等方面天差地别的人。在作者的笔下,那些或是精神不正常地出现幻觉,或是天真幼稚又一厢情愿地沉浸在自己的思想里,或是狂妄自大目中无人,或是阴险狡诈无耻至极的人都可以被称为是反英雄式人物。这些唐吉坷德式的人物在精神方面往往带有病态倾向,因而在闹出笑话的同时也带给人心酸。作者借这种人物形象来投射出社会现实中存在的问题对人的成长所带来的影响[1]。奥布兰很有可能是存在于内党的兄弟会成员,他心中能够正确认识到民主自由,也了解集权的目的。可能他与温斯顿是在那样光怪陆离的世界中唯一清醒着的人,他身处内党,却心系兄弟会,作为双面间谍存在于世,他的存在,是为了兄弟会的永存。
  在这部作品中,奥威尔深刻分析了极权主义社会,并且刻画了一个令人感到窒息和恐怖的、以追逐权力为最终目标的假想的未来社会,通过对这个社会中一个普通人生活的细致刻画,投射出现实生活中极权主义的本质。《一九八四》这本书向我们留下了无限的悬念,其中奥布兰的身份更是扑朔迷离,从不同角度审视奥布兰的身份,会引起不一样的共鸣。我想,这是作者为我们留下的悬念。
  参考文献:
  [1]綦连胜.《一九八四》的语言特色和反讽手法.太原城市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4(4).
 


提示:
本文标题为:浅析《一九八四》人物奥布兰的双重身份
当前网址为:http://www.tougao.net/lunwen/3633.html

本文相关论文

更多>>

热点排行榜

热点期刊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