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投稿热线
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投稿热线 > 论文范文 >

缅甸汉语教育的社会文化因素浅析

更新时间:2017-02-13 所属栏目:论文范文

  摘 要: 随着中缅双边贸易、投资的迅速增长,人员交往的日益密切,中缅双方增进了解、加强互信往来是大势所趋。但是当前缅甸社会中对中国的负面认知仍然存在,影响中缅两国的“胞波”友谊,本文试图通过分析当前缅甸的社会文化因素,达到通过汉语教育教学增进缅甸对中国了解、巩固双方友谊的目的。
  关键词: 缅甸 汉语 社会文化
  一、当前缅甸社会文化背景
  梁漱溟认为文化就是某一民族生活的样法[1]。他把文化分为三个主要方面,一是精神生活,二是物质生活,三是社会生活。当然,这三种生活内容不是一成不变的,都是不断发展变化的。
  精神生活方面,佛教是缅甸的国教,全国百分之八十的人信仰佛教。佛祖、佛理、僧侣是缅甸人心目中最值得尊敬的三样东西[2]。佛教影响缅甸文化的方方面面,不论是文字语言、社会习俗还是政治制度、法律法规等,日常用语和对话也反映出缅甸人的宗教信仰和文化心理。例如跟中国人口头禅“我的天啊”和欧美国家“My god”一样,缅甸人的口头禅是 (佛祖)。缅甸人的生活中根深蒂固地融入了“功德本位,轮回转世”的思想,一家老小在周末或节假日到寺庙拜佛是缅甸人觉得最有意义的事,平时生活中则给僧侣布施,帮助乡亲邻里。据英国的慈善援助基金会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缅甸荣登全球最乐善好施国家排行榜榜首[3]。随着缅甸的对外政策日益开放,缅甸人的精神生活也受到西方主流社会的影响,例如周末去电影院看看美国大片、去公园游乐场所游玩、去国内或者国外旅游度假等都成为不少缅甸年轻人热衷的休闲方式。
  物质生活方面,本文主要从饮食、服装、建筑、节日四个方面详细说明。缅甸的饮食大多比较重油重盐,烹饪方式上肉食一般油炸,蔬菜一般生吃,粉面则喜欢凉拌。缅甸人大多一日三餐要么吃路边摊,要么自己带饭,平时很少去餐馆就餐。朋友聚会大多选择在路边茶馆,一张小方桌,一杯咖啡或奶茶,一盘点心便可以打发一下午时光。可以看出与中国饮食上的讲究相比,大多数缅甸人对生活要求不高,饮食较随意。近年来、西式面包店、快餐店、中餐馆、日本料理店在仰光渐渐增多,吃海鲜、喝啤酒也渐渐在缅甸年轻人中流行起来,不得不说这是对佛教文化中教导的不饮酒这一传统的冲击。服饰方面,作为缅甸最大城市的仰光,绝大部分人还穿着民族服装。无论男女,下身都穿纱笼,男式叫“笼基”,女式叫“特敏”。缅甸人很少穿鞋袜,男女老幼长年累月都是穿着拖鞋。但也有不少年轻人会根据不同场合来穿着打扮,比如来中文学校上课的学生大都穿着长裤。建筑方面,主要分为寺庙佛塔、农村建筑和城市建筑。寺庙佛塔建筑是缅甸这个佛教国家最具特色、最繁华、最完善的建筑群体,它们是许许多多缅甸人用一生的全部积蓄捐献出来修建的。缅甸农村建筑比较简陋,大多就地取材,使用木材、竹子等材料建造。城市建筑整体比较破旧,新型建筑发展较为缓慢,以仰光为例,北部是高级住宅区,远离城区,人少地广,南部靠仰光河是商业区,人口密集,建筑显得十分拥挤。缅甸的节假日大大小小加起来有十来个,七个法定节日,六个民间节日,其中最热闹的就是三个民间节日泼水节、点灯节和敬老节。节日的名目在变,但有一个仪式是固定的,那就是献花礼佛、布施行善。近年来,西方的圣诞节和中国的农历新年都开始流行起来,尤其是当中国农历新年来临时,仰光唐人街便是一片红色的海洋,商店门口挂满了待售的灯笼、春联、年画、剪纸、中国结等各种中国新年元素的物品。
  社会生活方面,包括政治制度,经济关系和伦理习惯等。缅甸是一个总统制的联邦制国家,2016年3月15日,民盟资深党员吴廷觉(HtinKyaw)以高票当选为缅甸半个多世纪以来首位非军人民选总统,这也反映了绝大多数缅甸人对军政府表现的不满和对改变国家贫穷落后现状的渴望。缅甸的政治制度和经济关系不像封建王朝时期深受佛教影响,但是深受佛教影响的伦理习惯一直保留下来,没有多少变化,例如缅甸男人一生要出一次家,缅甸人的红白喜事都会请僧侣进行法事活动,在僧侣的安居期内(4月15日至7月15日)不许举行婚礼,佛、法、僧、父母、老师是缅甸人心中的“五宝”,走路经过长辈前时要低头、弯腰,佛教信徒日常生活中经常念的就是《吉祥经》并以其中的教义来要求自己。
  二、缅甸汉语教育的不利因素及对华负面舆论的传播
  近年来,随着中缅两国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交往日益密切,汉语教育(在缅甸叫作华文教育)也随之广泛传播开来。缅甸汉语教育除了遇到教材、教师、教学设备设施等困难外,最大的困难来源于缅甸政府对汉语教育的态度,即既不支持又不鼓励。相反,英语在20世纪80年代被缅甸教育部门定为一门必修课,并成为高中阶段的教学语言之一[4]。新闻媒体,包括主要报纸和电视、商店企业的招牌甚至工作语言等多种场合都使用了缅英双语,为各类学生学习英语提供了便利,也提高了学生的学习兴趣。
  笔者所在的仰光福星语言与电脑学苑跟大多数缅甸华文学校一样,属于小规模的补习学校,学生只有周末来上课,学习时间少,间隔时间长,不仅课时得不到保障,而且周末要参加其他各种补习,教学质量大打折扣。通过对所教学生的调查了解,发现他们的英语水平普遍较高,对欧、美文化的认同感普遍较高。大多数缅甸人包括没有学过汉语的华裔子女,都是通过当地媒体或者外媒来了解中国。可见,政府的政策导向在一门语言的教育教学中起着多么大的影响。缅甸汉语教育除了没有政策支持的大环境外,还面临着社会文化因素的挑战。例如中缅之间的社会性重大议题,如中缅油气管道、密松水电项目在大众媒体中产生了不小的负面影响,其原因跟民众一直延续的对华抵触情绪有关,,跟私营媒体的推波助澜有关,跟政府对媒体的不加监管有关。总而言之,这些负面的舆论增加了两国关系的隔阂,拉开了两国民众间的心理距离,影响了缅甸人对中国、对中国语言文化的认知。
  2015年8月至2016年8月,笔者有幸被国家汉办派往缅甸仰光福星孔子课堂担任汉语教师。其中,让笔者感受最深的就是学习者的思维方式对语言学习的影响。因此,我们要对汉语学习者的认知模式或者文化偏见的来源有所了解。缅甸对华负面舆论的传播渠道主要通过社交媒体如Facebook、Viber等。笔者调查收集了Facebook上缅甸人关于中国的几种常见评论:
 


提示:
本文标题为:缅甸汉语教育的社会文化因素浅析
当前网址为:http://www.tougao.net/lunwen/3736.html

本文相关论文

更多>>

热点排行榜

热点期刊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