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投稿热线
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投稿热线 > 论文范文 >

吉本芭娜娜《厨房》的中译本分析

更新时间:2018-04-16 所属栏目:论文范文

作者:金美娜 来源:考试周刊 2018年34期
  摘 要:《厨房》是日本当代著名女作家吉本芭娜娜的代表作,在我国已先后多次被翻译出版发行。本文试从劳伦斯·韦努蒂的“归化”翻译原则与“异化”翻译原则的角度,对《厨房》的译本进行了比较分析。所使用的译本以最新的李萍的译本为主,同时也参考了林少华的译本,且主要对词汇、句法方面的翻译方法进行了评价。
  关键词:吉本芭娜娜;厨房;归化;异化
  一、 吉本芭娜娜的《厨房》及中译本
  《厨房》是日本作家吉本芭娜娜的小说集,由《厨房》《满月》《月影》三篇小说构成。
  吉本芭娜娜的《厨房》的中译本一共有五个。最新版是2004年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的李萍译本。除此之外,还有2001年漓江出版社出版的鲁平译本;1999年台湾时报文化出版社出版的吴继文译本;1997年花城出版社出版的张哲俊译本;1992年漓江出版社出版的林少华译本。
  二、 《厨房》的译本分析
  (一) 运用“归化法”的翻译
  [原文①]
  仕方なく、アパ××情報を買ってきてめくってみたが、こんなに並ぶたくさんの同じようなお部屋たちを見ていたら、くらくらしてしまった。引っ越しは手間だ。パワーだ。
  [李萍译文]
  无奈我只得买来一本租房广告册子翻阅起来,看着那些没完没了、大同小异的租房广告,我不由得头晕目眩。何况搬家颇费时间,也费气力。
  [原文②]
  私は、祖母の葬式までほとんど彼を知らなかった。葬式の日、突然田辺雄一がやってきた時、本気で祖母の愛人だったのかと思った。焼香しながら彼は、泣きはらした瞳を閉じて手をふるわせ、祖母の遺影をみると、またぽろぽろと涙をこぼした。私はそれを見ていたら、自分の祖母への愛がこの人よりも少ないのでは、と思わず考えてしまった。そのくらい彼は悲しそうに見えた。
  [李萍译文]
  在祖母的葬礼之前,我几乎不认识他。葬礼那天,田边雄一突然出现时,我还真以为他是祖母的情人。他一边烧着香,一遍紧闭已经哭肿的眼睛,双手不住地颤抖。每当看到祖母的遗像时,,眼泪就扑扑簌簌掉下来。看到他如此悲哀,我不由自主地想:我对祖母的爱还不及这个人。他悲恸欲绝到这种地步。
  这两段的译文,笔者主要看了“成语”的使用。四字成语是汉语特有的表现方式。四字成语的表现力和内涵极为丰富,用简单的几个字就能表达丰富的意思。通过四字成语的使用使文章表现力和感染力得到升华,可以说是汉语文章的一大特点。
  李萍译本在这两段中使用了“头晕目眩”、“悲恸欲绝”等四字成语。就是因为使用了成语,增强了汉语的文学表达效果和文章意思的传达效果,并且增加了读者的可读性。在整本书中,我们也很容易找到作者运用四字成语的地方。
  韦努蒂的“归化法”理论可以很好地说明运用“四字成语”的翻译技巧。“归化法”就是“把原作者带入译入语文化”,即要把源语本土化,以目标语或译文读者为归宿,采取目标语读者所习惯的表达方式来传达原文的内容。在李萍的翻译中多处用汉语词汇特点之一的“四字成语”,就是将日语原作带入汉语文化中,采用汉语读者习惯的表达方式传达原作的内容。
  (二) 运用“异化法”的翻譯
  然而,词汇方面的翻译,在李萍译本中也可以发现,有运用“异化法”理论的翻译。所谓“异化法”就是“译者尽可能不去打扰作者,让读者向作者靠拢”。在翻译上就是迁就外来文化的语言特点,吸纳外语表达方式,采取相应于作者所使用的源语表达方式,来传达原文的内容,即以目的语文化为归宿。
  例如:.
  [原文③]
  涙があんまり出ない飽和した悲しみにともなう、やわらかな眠けをそっ
  と引きずっていって、しんと光る台所にふとんをひいた。ライナスのよう
  に毛布にくるまって眠る。
  [李萍译文]
  过度悲伤使我的泪水干涸,轻柔的倦意和着悲伤,悄悄向我袭来。厨房里闪着寂静的微光。我铺好褥子,像漫画里的莱纳斯那样,紧紧裹着毛毯睡下。
  这里很明显有一个外来词语“莱纳斯”。这一段中译者把「ライナス」译成了“漫画里的莱纳斯”。笔者觉得这个词的翻译很好。我们可以先看一下林少华对这一段的翻译。
  [林少华译文]
  伴随着几乎欲流无泪的饱和的悲伤,温柔的睡意悄然袭来,于是我在寂寂发光的厨房摊开棉褥,像莱纳斯一样用毛毯裹着蒙头大睡。
  在翻译「ライナス」的时候两人都翻译成了“莱纳斯”,这是译者直接把原文读音保留,使读者理解外来文化。跟林少华译本的莱纳斯比较,李萍译本在莱纳前面加上了定语修饰“漫画里的”。笔者认为这样的翻译在传达外来文化的同时,也传达了原作想表达的意思,使外来文化的接受程度变高。
  异化翻译原则不仅体现在单词的翻译上,也体现在了句子的翻译上。我们来看一下这一段:.
  [原文④]
  私は、本当にもの前が真っ白く見えるようだった。そして、話を聞く態
  勢にやっと入れたので、たずねた。
  「じゃあ、あなたを産んだのはだれ?」.
  [李萍译文]
  我只觉得眼前一片空白。过一会儿,我才重新开口问他一些问题。
  “那,是谁生下你的?”
  对于疑问句的翻译,译者的翻译得很符合汉语的语序,没有任何语病。但是,笔者觉得这样的翻译,有所降低了原文中疑问的语气,并且削弱了当时人物的感情色彩。笔者觉得原文中疑问的重点在「だれ(誰)」上,而李萍翻译的译文的重点在“生”上。就这一点有可能会有不同意见。但是,笔者是这样理解的,并且觉得,在这样的语句的翻译中,我们完全可以考虑不按汉语语序翻译,直接按原文语序翻成“生下你的是谁?”会更加生动地反映原文语境、语气。


提示:
本文标题为:吉本芭娜娜《厨房》的中译本分析
当前网址为:http://www.tougao.net/lunwen/4951.html

本文相关论文

更多>>

热点排行榜

热点期刊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