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投稿热线
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投稿热线 > 论文范文 >

一蓑烟雨任平生也无风雨也无晴

更新时间:2019-09-14 所属栏目:论文范文

作者:翟月娥 来源:考试周刊 2019年67期
  摘要:“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这首诗是苏轼一生坎坷历程的真实写照。透入苏轼的字,苏轼的词,苏轼的情,我们仿佛能看见他那跌宕坎坷但乐观旷达的一生,更让人明明白白地体会到苏轼虽宦海沉浮,却初心不改的超凡脱俗之气;领悟到他那赤壁怀古的万丈豪情;感受到他那面对萧瑟风雨的淡定……
  关键词:跌宕坎坷;旷达乐观;精神自由
  “吾上可以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儿。眼前见天下无一个不好之人。”
  ——苏东坡的最佳名言
  可以说“乌台诗案”是苏轼一生中最重要的转折点。在大家不懈地努力下,苏轼才得到从轻发落,元丰三年(1080年)贬为黄州团练副使,还要受当地官员监视。一介文人苏轼在大牢中关了四个月,除夕出狱,险遭杀身之祸。如果没有宋太祖赵匡胤时定下不杀士大夫的国策,苏东坡恐怕在劫难逃。
  苏轼虽说没有被罢官,但黄州团练副使一职不仅地位低微,还没有实权,最要命的是受到当地官员的严密监视,本来意气风发的苏轼变得心灰意冷。苏东坡谪居黄州时,为了排遣心中的郁闷,只好寄情于山水,不料却创作出了许多千古名作比如《赤壁赋》《后赤壁赋》和《念奴娇·赤壁怀古》等。
  元丰四年(1081年),苏轼带领家人在城东开垦了一块坡地,种田补贴生计,于是苏东坡成了地地道道的农夫。“东坡居士”的别号便是苏轼在这时起的。黄州虽然是贫瘠之地,却不乏旖旎壮丽的风光和豪迈潇洒的挚友。苏东坡在农庄雪堂和城内的临皋亭两处居住,每天来回跑。元丰五年(1082年)有一次东坡在江上小船中喝酒。晚上夜空很美,他灵感大发做了一首词《临江仙·夜饮东坡醒复醉》,其中最后两句内容是:“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后来还因为这首词引发一场轩然大波。
  据说第二天谣言四起,有人说苏东坡写完这首告别词,就乘船逃跑了。谣言传到当地太守耳中,太守吓得要命,因为他有责任监管苏轼不离开黄州。结果当太守匆匆找到苏轼时,东坡却在呼呼大睡。不过从这件事中我们却看到苏轼当时在黄州的生活状态。
  在黄州期间苏东坡还写了一篇月夜漫游的短记,描写他有一天晚上难以入眠,于是起身来到承天寺与朋友一起月下漫步。这篇短记还收录到了中学语文课本中就是著名的《记承天寺夜游》,有几句名句是:“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这余韵深长的诗句,表达出词人潇洒如仙的旷达襟怀,吐露了他不满世俗、向往自由的心声。“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这里表达的情感是微妙且复杂的,既有赏月的欣喜,,漫步的悠闲,还有贬谪的悲凉和人生的感慨。苏东坡由于政治上受到沉重打击,思想开始变化,于是渐渐追求一种精神自由、合乎自然的人生理想。
  元祐八年高太后去世,哲宗执政,新党再度执政,绍圣元年(1094年)六月,再次被贬至惠州(今广东惠阳)担任建昌军司马。当年十月二日,东坡终于抵达惠州。惠州贬谪的穷苦生涯,买不起羊肉,他发明了火烧羊脊骨,还作了一首关于荔枝的诗。最耳熟能详的有两句“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
  从这首荔枝诗我们就可以看到苏东坡在惠州时的心境。苏东坡于宋哲宗绍圣元年被人告以“毁谤先帝”的罪名被贬岭南,“不得签书公事”,沒想到苏东坡对岭南却产生了深深的热爱之情。苏轼自以为晚年可以定居惠州,没想到突然又被贬海外。新居落成两个月,远谪儋州的调令就来了。
  绍圣四年(1097年),年过六十的苏轼被一叶孤舟送到了荒凉之地海南岛儋州(今海南儋州)。儋州虽然当时在宋朝统治之下,当地居民大部分是黎族人,只有少数的汉族人。苏东坡流放到了那儿,就像到了天涯海角,彻底远离了中原文明。据说在宋朝,放逐海南是仅比满门抄斩罪轻一等的处罚。对于此时已过花甲之年的老人来说,这次到儋州是真正的流放。东坡说岛上什么都没有:“此间食无肉,病无药,居无室,出无友,冬无炭,夏无寒泉,然亦未易悉数,大率皆无尔。唯有一幸,无甚瘴也。”
  苏东坡后来被逐出官舍,只好用余钱盖一间陋室。有一年整个冬天补给品无法送达,父子俩面临挨饿的危险,只能吃菜根羹和煮苍耳来充饥。苏东坡在儋州期间办学堂,许多人不远千里,慕名而来,师从苏轼。在宋代一百多年里,海南岛从没有人进士及第。但苏轼北归不久,这里的姜唐佐就举乡贡。为此苏轼题诗:“沧海何曾断地脉,珠崖从此破天荒。”
  宋徽宗即位后,苏东坡终于时来运转,朝廷颁行大赦,苏轼复任朝奉郎。北归途中,苏东坡的人生却走到了终点。苏轼在常州(今属江苏)逝世,享年六十四岁。宋高宗即位后,追赠苏轼为太师,谥号“文忠”。
  和子由渑池怀旧
  苏轼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老僧已死成新塔,坏壁无由见旧题。
  往日崎岖还记否,路长人困蹇驴嘶。
  这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首诗,在这首诗中我似乎看到了苏东坡坎坷而乐观的一生。
  参考文献:
  [1]黎娜.唐宋八大家[M].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2013.
  [2]林语堂.苏东坡传[M].西安: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
  作者简介:
  翟月娥,吉林省通化市,吉林省通化县果松镇学校。


提示:
本文标题为:一蓑烟雨任平生也无风雨也无晴
当前网址为:http://www.tougao.net/lunwen/7223.html

本文相关论文

更多>>

热点排行榜

热点期刊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