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投稿热线
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投稿热线 > 论文范文 >

关于对幼升小上学年龄的看法与教学实践

更新时间:2020-07-31 所属栏目:论文范文

作者:张建荣 来源:课程教育研究 2020年7期
  【摘要】关于孩子几岁上一年级的问题,很长时间以来就有不同看法。二十年以前基本上都是实行七周岁上一年级,这也是一个共识。然随着社会的进步,孩子的生理看似成熟提前,又有些专家说六周岁可以升一年级。也有说女孩发育早,女孩可以六周岁升一年级,男孩七周岁升一年级。因此这个问题至今不能统一。学生家长都是想让孩子尽早升一年级,好能及早接受正式教育,因此很多六周岁升一年级。2017年春,教育部又推行小学入学年龄的限制出生日期交由各地自行决定,引发较为轰轰烈烈的大讨论,各方意见争执不休。2018暑假开学前,又热闹争论了一番。到底让孩子们几周岁上一年级为好?现把我从事幼儿教学四十六年来教学中的一些案例提供给大家,以作大家们参考。自然,仁智各见。
  【关键词】幼儿  上学年龄  周岁
  【中图分类号】G6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3089(2020)07-0011-04
  约2017年3月份看到网上推出教育部说要改革小学入学年龄一事,将入学年龄的限制出生日期交由各地方政府自己决定。晚上听收音机“中国之声”栏目时听到了很多人反映不一。有的认为改得好,可解决一部分学生的不平;有的认为没有必要,因为总要有一个时间节点,且已经实行很多年了,突然一改也不习惯。各地方教育部门也很多抱着观望的态度,表示要调查、研究出一个新方案,等等,可以说这给教育的这一盆水投入了一个石头,打破了原有的平静,又掀起了一阵波澜。
  2018年8月21日,暑假开学前,搜狐网教育栏目推出了一篇《小学入学年龄由谁说了算?满6周岁入学引发争议》的文章,里面专家、老师、学生家长对入学年龄看法不一,充满了争议,很是热闹。
  我认为,我们这样大的国家,对这一件事情,,怎么做很长时间都定不下来,把权力下放,看似改革,让各地自行其事,只会增加纷乱效应。该放权的放权,该加强管理的就要从宏观方面作出硬性规定,从国家层面该集中的还要集中,不要一味滥放。这一点我们可以向法国学习,2002年暑假据北师大的老师讲(如果我没有记错)法国教育全国都是一盘棋,就如同全国的学校都如一个学校,同一个时间点上课、放学,全国同一个年级同一个时间上同一门课,教育制度高度集中。我认为教育部的这个入学年龄改革放权,未必有多大实际意义,不一定能给中国的教育添彩,甚至有可能会产生相当大的副作用。
  这个更改入学年龄的限制由各地自行决定有没有意义,是否真能推动中国教育的积极发展,我不敢妄言。只以我教幼儿四十多年在幼儿上学年龄方面的经验来叙述一下,以供专家、领导及家长们参考。
  我叫张建荣,是江苏省丰县赵庄镇汉皇幼儿园的园长,是一位农村幼儿教师,至今已教学四十九年了。我们江苏省丰县赵庄镇东赵庙村,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因改革棉花种植,产量很高,名声很大,被誉为“苏北的一面红旗”。据说当时我队的生产队长赵德俊同志曾在上海受到周總理的亲切接见,有一年的冬天周总理就接见了三次。许多省、市、县各级领导常到俺村参观考察,小轿车、吉普车常常一排好远。为了更加完善“红旗队”的典范形象,上级要求在俺村办个幼儿园。约从1968年起,村幼儿园成立,据说那是我县当时具有公益性质与对外招生的第二个幼儿园(另一个是现在的县示范幼儿园,还有一个幼儿园只对机关干部开放,并不对社会招生)。当时按工分算工资,普通劳动力每晌5分,因认为教师不用出苦力,幼儿教师每晌按2分计。到70年底,因为工分太低,陆续原先的几任教师都不干了。
  为了维持幼儿园的运转,大队领导和大队小学的校长多方调查,了解到我受过文化教育,为人正派,品格优良,对我进行政治及文化考查之后,就多次找我要我接续。为了村的荣誉,也为了村里的孩子们,我不顾丈夫的反对,接受了下来。没想到,这一干,竟干了一辈子。至1979年,幼儿教育在全国普遍推开,各县、乡镇及村普及幼儿教育、办幼儿园。我也就归属乡教办、县教育局所管。随后,县教师进修学校举办幼师培训班,我也报名参加。每到星期天、节假日,不管风天雨天、烈日严寒,我都准时赶往县里。最后文化课、专业课全部过关,并在第一批就获得了省颁发的《专业合格证书》。
  执掌教鞭之后,我渐渐感觉到教师不是一个轻松的职业,远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轻松惬意,尤其是幼儿教师,教学既是一门学问,更是一门艺术。当时没有有关幼师教学的参考书籍,也没有课本,我就与大队小学的校长联系,一起制订教学目标、教学计划与教学内容。为了不分心,不影响教学,从此再没喂过猪、羊等牲灵子。在教学中边教边揣摩教学方法,观察各个年龄段孩子的智力、心理及行为特点,对于不同的孩子有时运用的教育方法也不同,渐渐地教学得心应手起来。到年龄送往小学的孩子无论在成绩还是品德方面都受到小学校长及老师们的夸赞。我感受到教学的乐趣,也逐渐获得了丈夫的理解和支持。
  长期的幼教生涯,使我形成了对不同年龄、不同性格及不同智力的幼儿的一整套自己的教育、教学方式与方法。我与孩子的家长密切联系,对家长提些建议,共同对孩子进行教育,使孩子健康成长。由于我工作认真,踏实兢业,获得县、乡奖状十几张,也获得了乡亲们的尊重与信赖。过去大队小学评三好生,从我幼儿园出去的学生常常能占一半多。一次我骑自行车去赵庄赶集,走到田坑,听到路下边几个挖沟的男劳力说:“你们看看,那是赵庙幼儿园的张老师,她教得可好了。” 幼儿的突出成绩及良好发展,大队、村、小学领导老师及乡亲们的一致称赞,使得其他队的一些孩子家长宁愿舍近求远,非要让孩子跑几里路上我的幼儿园不可。
  在过去,各园教自己村的幼儿,不能乱招。有几次,几个外村孩子的家长领着孩子找到我,要上我的幼儿园。我说:“不行,俺们这都是说好了的,各招各村的,俺不能坏了规矩。再者,你家离这几里路远,孩子受罪,你也麻烦。”孩子家长说:“孩子受点罪不要紧,俺也不怕麻烦。俺就要上你的幼儿园。”我很奇怪,问:“为啥非要上俺的幼儿园?”孩子家长说:“都知道你教得好。”我问:“你怎么知道?谁说的?” 孩子家长说:“小学老师说的。小学老师说:要想让孩子上好学,还是上东赵庙幼儿园。东赵庙幼儿园的张老师教得好,教的孩子后劲足,发展好。这全大队都知道的。”我说:“感谢你们的信任,我还真不知道。但我确实不能收,不然往后我与那些老师没法见面。这会在我们中间造成矛盾。”家长在园门口蹲了好几天,跑了多少趟,我终不能收。有一回丁庙西队的一位孩子家长带了孩子来,非上我的幼儿园不可。我说你们隔了几里路,怎么跑到我这儿来?她说:俺正想让孩子到×集去上幼儿园,路上碰到小学的田××老师(因牵涉到其他园的老师和小学老师,为免生不愉,故隐其名与园名),田老师给我说,要为了孩子好,哪也别去,就上东赵庙。俺就非你这儿不上了。我给他说了我不能收的原因,他仍不愿意,磨了好几天俺也没收她,最后她还是去上了×集的私人幼儿园。


提示:
本文标题为:关于对幼升小上学年龄的看法与教学实践
当前网址为:http://www.tougao.net/lunwen/8608.html

本文相关论文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