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网在线投稿网

论文在线投稿
论文范文大全

类型学视野下浅析汉韩宾语关系化中主句同从句的时体关系

知网论文查重系统

  摘 要:纵观关系从句的研究,多数研究集中在关系从句的内部特征而较容易忽略关系从句与主句之间的关系,而针对小语种的关系从句与主句关系的研究则更少。本文主要立足语言类型学对汉韩关系从句与主句的时体关系进行浅析,并進行简单的对比分析。
  关键词:关系从句;时体态;韩汉对比;语言类型学
  世界中大多数语言中存在形态同化①,小部分语言属于等同型关系小句②的语言,但可以证明关系从句和主句之间存在相互影响的关系。但若一一探讨主从句之间的关系将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在此我们仅限定于宾语关系化③简单分析汉韩关系从句和主句间时体关系,并进行对比。
  1.汉韩宾语关系化中主句时体对从句时体的影响
  汉语的例子
  a.我损坏了他做的桌子。
  b.*我损坏了他做(着/过/了)的桌子。
  汉语中主句“损坏了”表过去时态,且“了”不可省略,该动作内涵着关系从句中的“做的桌子”的时态应发生在过去,不能用“着”(表正在进行的时态)替换,即使是表过去的“过”和表完成的“了”整个句子也是不成立的,即“损坏了”对“做桌子”的表达有较强的限定性,其不仅限制了表达的时态也限定了具体语言的表征。
  韩语的例子
  相应地,韩语对于“我损坏了他做的桌子”可以有如下几种表达形式。
  a.?? ?? ??? ??? ????.
  我损坏了他做的桌子。(主句一般现在时,关系从句一般现在时,主从句时态一致,无明显的时态表征,,更倾向于是中性表达)
  b.?? ?? ?? ??? ????.
  我损坏了他做的桌子。(主句一般过去时,关系从句一般过去时,主从句时态一致,倾向于表达过去的过去)
  c.?? ?? ?? ??? ????.
  我损坏了他做的桌子。(主句一般现在时,关系从句一般过去时,主从句时态不一致,倾向于一般常态、中性)
  d.*?? ?? ??? ?? ??? ????/????.
  我损坏了他正在做的桌子。(主句一般现在时或过去时,关系从句正在进行时,主从句时态不一致,句子合理性降低)
  韩语的近义表达可能会有如上几种不同的表达方式,经非母语学习者的判断除d句有明显语法错误,及时态冲突之外,前三句是否真正成立可能较难做出判断,但通过同汉语的对比,我们可以了解的是:汉语宾语关系化中主句对关系从句在时体方面限制程度要高于韩语宾语关系化中主句对关系从句的限制,或者说韩国语主句对关系从句时态方面的容忍度较高。
  2.汉韩宾语关系化中从句时体对主句时体的影响
  既然汉韩宾语关系化中主句的时体对从句时体产生影响,那么从句会对主句产生什么影响呢?我们可以观察如下例句:
  汉语的例子
  a.*他做的桌子还没做好。
  汉语中主句“还没做好”或类似的其他表非完结性的“正在做着”的表达与“他做的桌子”这一内涵完结形式的表达存在内在矛盾,一定程度上说明从句表完结性的“他做的桌子”影响了主句时态的表达,或者说主句受到了从句的反作用。
  韩语的例子
  a.?? ?? ??? ?? ???? ???.
  他做的桌子还没做好。(从句一般过去时,主句一般现在时态,主从句时态不一致,倾向中性表达)
  b.?? ?? ??? ?? ???? ???.
  他做的桌子还没做好。(从句一般过去时,主句一般过去时态,主从句时态一致,倾向过去,内涵“过去的过去”)
  c.?? ??? ??? ?? ???? ???.
  他做的桌子还没做好。(从句一般现在时,主句一般现在时,主从句时态一致,倾向一般现在)
  d.?? ??? ??? ?? ???? ???.
  他做的桌子还没做好。(从句一般现在时,主句一般过去时,主从句时态不一致,倾向一般过去)
  通过上述例句可知,汉语关系从句对主句依旧有较为严格的时体限制,而韩语的四个近义表达中则体现出了比主句对从句产生影响包容性更强的表达。我们可以简单分析四个句子之间的组配情况。首先,我们可先观察ac,bd主句时态一致的情况,在ac,bd两组句子中,都是主句时态一致,从句时态不一致,似乎可以假设从句时态对主句时态并没有太大的制约或限制关系;其次,再观察ab,cd两组句子,都是从句时态一致,主句时态不一致,似乎也难以说明从句时态一致时对主句时态有何必然影响。通过对组配的浅析,是否可以一定程度上说明韩语中从句对主句的限制性或反作用较少?虽不能定论,但通过同汉语的比较和其自身语言的表征,可推论韩语关系从句对主句的反作用并不明显。
  3.汉韩关系从句同主句的时体关系对比
  通过对从句和主句时体关系的简单分析可知:汉语宾语关系化中主句对从句时体的影响强度和关系从句对主句的影响强度强度都有高于韩语的倾向,或者说汉语宾语关系化中主句和从句发挥的时体限制作用要大于韩语。对于汉语宾语关系化中主从句时态较强限制性产生的动因可能与汉语形态标记较弱有关,而韩语宾语关系化中主从句时态限制性较弱,包容性较强可能与韩语形态标记作用较强有关,即语言内部的互补性发挥一定作用:一种语法表征较强则另一种语法表征可能较弱,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了语言内部运行的全息性和规律性。
  4.小结
  综上,无论是主句对关系从句的时态影响还是关系从句对主句时态的影响,汉语时态上的限制有严格于韩语的倾向。为何会产生这样的差异?可能与汉语形态标记弱于韩语,需语言内部结构较严格的限制性进行补充有关,也可能与时体态内部结构的不同层次性有关。相关内容十分复杂,主从句之间的关系在多个语法层面均有体现,对相关问题还需进一步深入学习。
  注释:
  ①形态同化是一个小句里中心名词的格标记受另一小句中心名词格标记的影响而被同化。波斯语的关系小句中有明显的形态同化用例。
  ②等同型关系小句语言中关系小句或至少一定范围内的关系小句要合乎语法就必须让中心名词在两个小句内担任同样的角色。澳大利亚的某些土著语言有较为明显的用例。
  ③本文仅讨论宾语关系化而不讨论主语关系化的原因是宾语关系化中主从句间彼此间的影响更明显。
  参考文献
  [1]伯纳德·科姆里.语言共性和语言类型(第二版)[M].沈家煊,罗天华 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
  [2]唐正大.汉语关系从句内部的时体态[J].中国语言学报,2014(00):114-127.
  作者简介:单清丛(1990-)女,汉族,籍贯:山东青岛,学历:在读硕士研究生,单位:大连外国语大学,研究方向:韩国语语言学。

万方通用版论文查重
维普编辑部版论文查重

论文查重 检测系统 官方入口

知网期刊检测 知网PMLC 万方检测2.0 知网检测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