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投稿热线
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投稿热线 > 论文范文 >

“疫苗犹豫”模型概述

更新时间:2020-09-23 所属栏目:论文范文

  1.研究背景
  200多年前疫苗的第一次出现,永远地改变了我们今天生活的世界。在疫苗的帮助下,人们建立抗体,使之能够创建对一些非常严重的疾病的防御,如狂犬病、破伤风、伤寒、流感、麻疹等。疫苗除了对接种者的直接保护外,高疫苗覆盖率还通过建立群体免疫,对整个社区产生间接保护。
  然而,自疫苗诞生之日起,人们就对疫苗可能产生的不良反应存在着疑虑与担忧。近些年,尽管疫苗变得更加安全和有效,但公众对疫苗接种可能产生的副作用的焦虑有所增加[1]。事实上“疫苗犹豫”已经成为人们日益关注的焦点,并且伴随互联网的发展、社会形式的变化,使其更加复杂多样。
  2.“疫苗犹豫”的定义
  “疫苗犹豫”是一个现在经常使用的关于疫苗论述的概念。这一概念在学术界和公共卫生领域日益流行,并且正在挑战以前所持的观点,即个人接种疫苗的态度和行为是“接受”或“拒绝”的简单二分法。但对于“疫苗犹豫”,可以用来指“间隙”,或者指“对特定疫苗的好处进行反思和审议”[2]。很难清楚地了解让人群对疫苗接种的犹豫,因为这种犹豫与疫苗的接受程度没有直接关系——对疫苗接种犹豫的人可能会及时接受所有推荐的疫苗,但在这样做时仍有很大的疑虑[3]。研究人员所使用的疫苗犹豫的定义往往非常广泛,若干文献整理后发现,“疫苗犹豫”主要有以下几种定义:
  (1)源自大量引用的定义:人们对疫苗的态度是连续的,从完全拒绝到完全接受疫苗,然而相对来说“疫苗犹豫”是一个异质性群体[4,5];人们可能拒绝接受某些疫苗,但同意接种其他疫苗;或者人们可能会按照推荐的时间表推迟或接受疫苗接种,但对自己有关孩子健康的决定是否“正确”感到不确定[6,7]。
  (2)世卫组织疫苗迟疑问题专家战略咨询工作组(SAGE)将“疫苗犹豫”定义为:尽管有疫苗接种服务,担任延迟接受或拒绝接种疫苗;疫苗犹豫是复杂的,其具体情况随时间、地点和疫苗的不同而不同;它受自满、方便和自信等因素的影响[8]。自满是指认为疫苗的风险大于其好处的看法,方便是指疫苗的可用性,信心是指對疫苗本身、整个卫生保健系统以及决定免疫接种计划的决策者的信任[9]。
  (3)其他:“疫苗犹豫”被定义为一种信念、态度、行为,或它们的某些组合,这些都是由外行人在他们自己或孩子的免疫方面表现出来的,但有时也由医疗保健专业人员表现出来[10,11]。将具有不同程度和动机的优柔寡断的人重新归类,并将他们划分为从完全支持疫苗接种到强烈反对任何疫苗的中间立场的人[12,13]。
  3.“疫苗犹豫”的模型
  “疫苗犹豫”是复杂的社会世界的一部分,这意味着不同的因素可以影响有关疫苗接种决策的过程。为了更好解决该问题,各国专家或组织对“疫苗犹豫”的影响因素进行了分类与总结,先后提出了适合本国或本地区的疫苗接种影响因素的概念模型。2010年,国家免疫调查青少年的问题制定了疫苗信任量表[14]。
  2011年道格拉斯·欧宝(Douglas Opel)及其同事开展了一项关于家长对儿童疫苗态度的调查(PACV),以确定哪些家长对儿童疫苗犹豫不决,从而可能导致他们的孩子免疫力低下,最后确定量表中的18个问题主要涉及:免疫行为、关于疫苗安全性和有效性的信念、对疫苗授权豁免的态度和信任[10]。
  同年,WHO/ 欧洲疫苗工作组提出3C模型,该模型将疫苗接种的影响因素归为三类,疫苗信任(confidence)、自满懈怠、便利程度:(1)疫苗信任包括对疫苗有效性和安全性的信任、提供疫苗机构的信任和决定所需疫苗决策者动机的信任;(2)疫苗接种自满存在于疫苗可预防疾病的可感知风险较低,免疫规划的成功可能导致自满,并最终导致犹豫,因为个人权衡接种特定疫苗的风险与疾病风险之间的关系,疫苗预防的疾病已不再常见;(3)接种疫苗的方便性是一个重要因素,可获得性、负担能力和支付意愿、地理可及性、理解能力(文化和健康素养)和免疫服务影响免疫接种,例如在方便、舒适的时间和地点以及文化背景下提供良好的(真实/感知)疫苗接种服务,也会影响接种决定,并可能导致疫苗接种犹豫不决[8]。
  2013年,欧洲免疫战略咨询专家组提出解决疫苗犹豫问题的工具,即调整免疫计划(Tailoring Immunization Program,TIP),该计划将健康行为理论与社会决定因素相结合,把疫苗接种的影响因素分为四类:环境和机制因素、社会支持因素、个人动机因素、卫生工作者影响,这些因素因地而异、因人群中不同的亚群而异、也可因时间和疫苗而异,影响了父母为孩子接种疫苗的决定。为了有效地解决疫苗犹豫不决问题,干预措施必须针对子群体,并针对当时导致疫苗犹豫不决的因素进行调整。TIP提供免疫规划指南,主要是定性的研究,以帮助这一过程中人群划分、问题诊断和设计干预措施[7,15]。
  2015年,澳大利亚悉尼大学开发的V-ABC模型,,利用国家监测工作中的数据来确定接种态度、疫苗信念和关注的关键类别,主要用于(1)测量和跟踪人群疫苗接受情况;(2)测量个人或群体对影响疫苗接受的态度、信念和顾虑的认同;(3)帮助识别和/或影响(例如,增加或减少)疫苗接种信心的因素,以确定和评估公共卫生和其他干预措施的效果[16]。
  2016年,Bojan等分析了接种疫苗的心理模型、对医生和医疗系统的信任与父母对儿童接种疫苗的态度之间的相关性,并分为获得专家心理模型、获得外行人(如父母)的心理模型和两种心理模型的比较这三个阶段,构建了非专家和专家的心理模型[17]。
  2018年,免疫接种战略专家咨询工作组(SGAE)发布了疫苗犹豫量表(VHS),建立了一个评估父母犹豫的标准化措施[18]。2019年,美国埃默里大学团队开发了EVCI(埃默里疫苗信心指数),从“资讯环境”、“信任”、“医疗服务提供者”、“态度及信念”角度“社会规范”进行测量,用于监测个人和父母对儿童免疫接种信心指数[19]。


提示:
本文标题为:“疫苗犹豫”模型概述
当前网址为:http://www.tougao.net/lunwen/8905.html

本文相关论文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