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投稿热线
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投稿热线 > 论文范文 >

从政治劝诫角度解读庄子“心斋说”

更新时间:2020-09-23 所属栏目:论文范文

  摘 要:《庄子·人间世》有寓言说:一腔热血的颜回向孔子表明自己想要以君子贤人身份劝诫专横独断的卫国国君,达到救民救国的目的,并且基于儒家的仁与礼提出了两条自己的劝诫方法,然而都遭到了孔子的质疑和否定。孔子一方面解释了颜回本人及其劝诫方法存在的种种问题,另一方面提出了如何劝诫成功的方法,也就是劝诫者应该具备的自我修养——心斋说,本文从政治劝诫的角度对心斋说进行解读,探索心斋说背后表达出的庄子对于现实政治世界的思考。
  关键词:庄子;心斋;劝诫方法
  “心斋”,是庄子哲学系统中的核心概念之一,在《庄子·人间世》关于孔颜问答的寓言中被提出,满腔热血的颜回想要“有一番大作为”,于是把目标定为劝诫专横的卫国国君,如此一来便可救民于水深火热之中,孔子质疑了颜回的劝诫动机并且否定了他的劝诫方法,提出劝诫者只有具备心斋的自我修养才能成功,对于劝诫的内涵,比利时学者戴卡琳在其著作《解读(鹖冠子)——从论辩学的角度》中说:“说服执政者接受某些价值、态度、策略,以期引导个人、家庭或者国家步入井然有序的最佳之道上”(1)。在颜回看来,劝诫暴君拯救人民既是自己作为一名君子贤人的责任也是出身孔门的儒家子弟理所应当具备的觉悟与能力,颜回想要通过劝诫达到救国救民的目的,从而表明自己救世贤人的地位。然而他的劝诫动机与方法均受到了孔子的否定,孔子认为只有内心达到心斋的人才能真正对君主施加影响力,心斋不是指祭祀的斋戒,而是精神上的斋戒。
  一、心斋的思想意义——劝诫者内心的自我修养
  随着自己的对策一一被老师否定,沮丧的颜回询问孔子真正有效的劝诫方法,,《人间世》记载》:
  若一志,无听之以耳而听之以心,无听之以心而听之以气!听止于耳,心止于符。气也者,虚而待物者也。唯道集虚。虚者,心斋也。”
  孔子说:“你必须摒除杂念,专一心思,不用耳去听而用心去领悟,不用心去领悟而用凝寂虚无的意境去感应!耳的功用仅只在于聆听,心的功用仅只在于跟外界事物交合。凝寂虚无的心境才是虚弱柔顺而能应待宇宙万物的,只有大道才能汇集于凝寂虚无的心境。虚无空明的心境就叫做‘心斋’。”
  首先,是“无听之以耳(心),我们聆听世间的种种道理,总是习惯于先用耳朵倾听再用心灵感悟,但是这样没有办法获得真知,感悟真正的“道”。《大宗师》中说到关于道的感悟:“无为无形,可传而不可受,可得而不可见”;《天运》中说:“听之不闻其声,视之不见其形”,我们不仅无法通过耳和心来感悟道,相反地,它们更有可能成为我们感悟道的阻碍。第一,感官的触碰并不是完全准确的,很多时候我们看到听到的也只是表面信息甚至是错误信息;其次,你所看到听到的信息并不能受到已有心智心态的影响,我们对信息的态度应该保持真实而纯粹。
  因此,孔子进一步提出了“听之以气”的观点,“气”也是庄子哲学中一个重要的概念,《天地》记载:
  泰初有无,无有无名;一之所起,有一而未形。物得以生,谓之德;未形者有分,且然无閒,谓之命;留动而生物,物成生理,谓之形;形体保神,各有仪则,谓之性。性脩反德,德至同于初。同乃虚,虚乃大。
  庄子看来,善于修身养性就会返归自得,自得的程度达到完美的境界就是回到了太初之时。那么心胸就会无比虚静豁达,心胸无比虚豁就能包容广大。人性修养的最高境界就是回到万物生成之前最原始的状态,混沌而无虑。因此,孔子要求颜回“听之以气”,就是要让他将自己的本性回到最原始的状态,在我理解,这种最原始的状态就是要摒弃“师心”,抛开名利功利之心以及各种自我原有的认知,不去对事物添加更多主观的影响,用虚静无为的心对待万物。事物就是它本身,不应该成为个人理解下的东西。
  总结起来,颜回要做到心斋,就要充分解除已有的人生观价值观对自己的塑造和支配,让自己的本性心性回到最原始的虚静无为的状态,从而感悟真正的道,《德充符》记载:
  人莫鉴于流水而鉴于止水,唯止能止众止。受命于地,唯松柏独也在冬夏青青;受命于天,唯舜独也正,幸能正生,以正众生
  只有静止的水才能留住人们在自己身边,劝诫者只有自己本性虚静,才能去影响别人,才有可能启发劝诫对象关注、反省、改变自我。也就是做到真正的劝诫,既能保全自身又能改变君主。这就是心斋,是孔子提出的他认为劝诫者必须具备的内心的自我修养。
  在我看来,孔子提出心斋的说法还是建立在人们对道的体悟之中,达到心斋的境界是感悟道的前提,也是劝诫成功的前提,从颜回身上我们还能体会到心斋的基本特点之一就是无功利性,心斋的过程就是去欲的过程,颜回虽以救世者自居,但在孔子看来他的动机并不纯粹,是为了彰显自身的优越为自己谋求前途而去劝诫,这样完全充满功利性的劝诫注定不会被统治者,也就是卫君所接受,颜回能否在独断专横的卫君面前保留生命都是问题更不用谈劝诫卫君了。
  二、心斋对于政治劝诫的意义
  孔子提出具备心斋的内在修养之后可以做到真正的劝诫,同时他也解释了为什么只有如此才能成功,从他与颜回的问答中,从颜回的两种劝诫方法都被孔子否定这个过程来看,我们可以了解到劝诫者具备心斋的内心修养对于政治劝诫的重大意义。《人间世》记载:
  端而虚、勉而一,则可乎?
  颜回说:“我外表端庄内心虚豁,勤奋努力终始如一,这样就可以了吗?意在通过自己对名利功利心的减少,更专注于劝诫本身,从而获得卫君的信任,但是这种方法受到了来自老师无情的批判:
  曰:“恶,恶可!夫以阳为充孔扬,采色不定,常人之所不违,因案人之所感,以求容与其心,名之曰日渐之德不成,而况大德乎!将执而不化,外合而内不訾,其庸讵可乎!
  张松辉《庄子译注与解析》中说:“勉而一:努力而专一。夫以阳为充孔扬:阳刚之气充满内心就会锋芒毕露。阳,刚猛品質。努力做事是刚猛品性的一种表现。”(2)“夫以阳为充孔扬”是孔子认为颜回在长期“端而虚、勉而一”状态下内心会产生的变化,这又是为什么呢?


提示:
本文标题为:从政治劝诫角度解读庄子“心斋说”
当前网址为:http://www.tougao.net/lunwen/8908.html

本文相关论文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