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投稿热线
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投稿热线 > 论文范文 >

“战疫”之下大学生的心理波动及引导策略

更新时间:2020-09-24 所属栏目:论文范文

  摘 要:全民抗“疫”的背景下,大学生心理急剧波动,这是由于疫情本身带来的影响、大学生抗风险能力不足、舆论认知偏差严重和高校缺乏心理育人环节导致的。必须从科学认识疫情及影响、加强主流价值观教育、完善高校心理育人机制、丰富学生业余生活方面入手,寻求战“疫”之下大学生的心理波动引导策略。
  关键词:疫情;大学生;心理波动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对疫情防控工作做出了一系列重要部署。总书记在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部署会议上的讲话指出:“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在我国发生的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1]。重大疫情对社会产生了较为深刻的影响,大学生的心理也逐渐产生波动。因此,在“战疫”的背景下对大学生的心理波动进行分析与引导是一项必不可少的环节。思想政治教育不是空中阁楼,而是能够解决大学生由于重大疫情导致的心理与思想等实际问题的应用型学科,这是“战疫”之下高校心理育人的重要任务,也是增强高校思想政治教育实效性的必然要求。
  一、“战疫”之下大学生心理波动的基本表征
  由“镇静”到“恐慌”、由“相信”到“疑惑”、由“平和”到“焦虑”、由“充实”到“压迫”构成了“战疫”下大学生心理波动的基本表征。
  (一)由“镇静”到“恐慌”的渐变
  在新冠疫情的冲击下,大学生原本镇静的心理状态产生波动,可能出现由相对镇静向相对恐慌转变。一方面,表现为对自身健康状态产生的恐慌。大学生了解到疫情的相关消息后,容易把自身身体的轻微变化与新冠肺炎的表征联系起来,产生恐慌心理。另一方面,表现为对周边环境及人物的恐慌。他们害怕自己所在的区域,接触的亲友、行走的路径等潜伏着危险,给周边人物也带来了恐慌,周边环境及人物反过来又给大学生带来了消极和负面的体验感,极有可能使大学生的心理由“镇静”向“恐慌”转变。
  (二)由“相信”到“疑惑”的渐变
  新冠肺炎来势汹汹,持续时间长,较为反复。在此情况下,大学生的心里难免对疫情及防控形势产生疑惑。一方面,对疾病的传染源、传播路径的疑惑。疫情爆发初期,网络媒体大面积报道、跟进疫情相关事件,但也未能在短时间内了解到疾病的真正传染源和详细的传播路径,此时部分学生产生了疑惑。另一方面,大学生对国家疫情防控工作走向产生了疑惑。虽然在疫情爆发、肆虐、稳定的各个时期,国家极力开展各项工作,完善各项法规,最大限度地限制疫情传播速度,但大学生的思想观念仍易受到各种负面消息的影响,对国家疫情防控能力及走向产生怀疑。如新冠疫情潜伏初期,有关疫情的低透明度、低科普度极有可能使大学生对国家疫情防控的走向由“相信”向“疑惑”转变。
  (三)由“平和”到“焦虑”的渐变
  疫情打破了大学生原本的学习、生活和工作秩序,心理状态逐渐从平和过渡到焦虑。一方面,对自身学业、就业等方面的焦虑。疫情期间,全国高校延迟开学,大学生难以快速适应上课方式、交流方式、学习方式的变化,产生了焦虑心理。在面对毕业答辩、专业实习、毕业考核延期等情况时,大学生对个人前途产生了迷茫,焦虑感逐步上升。另一方面,对社会环境产生的焦虑感。反复的疫情不断冲击社会秩序,影响人们正常的生活。在此情况下,大学生的家人或周边亲戚的健康、工作等情况不容乐观,难免会对国家、社会总体情况持悲观态度,极有可能使大学生的心理由“平和”向“焦虑”转变。
  (四)由“充实”到“压迫”的渐变
  突发的疫情使社会多方面工作无法按正常开展,不明朗的形势容易使大学生产生心理压迫感。一方面,长期居家生活伴随着隐形的现实压迫感。由于长期被“关”在家,家中长辈的大部分注意力会放在学生身上,各种细微小事都变为长辈叨扰的对象,原本充实、有趣、自由的校园生活逐渐变为了枯燥、无味、单调的居家生活,极易产生压迫感。另一方面,反复的疫情诱发学生心理问题,增强心理压迫感。在应对重大疫情时,社会各界把大部分关注度放在了疫情发展态势和防控形势上,仍按照正常秩序下的要求规范学生,忽略了其在封闭状态下的心理状况。极易加重大学生的现实压力,产生焦虑、强迫、抑郁等问题,引发大学生心理危机。
  二、“战疫”之下大学生心理波动的成因分析
  在全民抗“疫”过程中,大学生产生心理波动的原因主要有疫情影响实际生活、大学生抗风险能力不足、舆论认知偏差严重以及高校缺乏心理育人机制等方面。
  (一)现实環境成因:疫情影响实际生活
  疫情防控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它对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造成了严重威胁,对经济环境、政治环境、文化环境和大众传媒环境造成了深刻的现实影响[2]。一方面,疫情肆虐,全民抗“疫”的实际情况是造成大学生心理波动的主要现实起因。疫情使我国所有行业放“缓”了脚步,甚至使某些行业“停”下了脚步,这牵涉了千百个家庭的未来走向、千万个人的未来发展态势。由此产生的心理波动,可能会诱发漠视生命、贬低自我价值、怯于承担社会责任等问题。另一方面,思想政治教育微观环境与抗“疫”宏观环境交互影响,加大学生心理波动的幅度。全民抗“疫”带来了思想政治教育方式的改变、教育内容的扩展、教育体系的变革等。
  (二)主观心理成因:抗风险能力不足
  面对重大疫情,大学生抗风险能力严重不足,是造成心理压力骤增的主观成因。一方面,大学生的重大风险感知能力较强,对外界环境的变化非常敏感,加大负面情绪体验感。疫情的不稳定性、突发性、反复性以及对风险感知的差异性加剧了大学生的心理问题,担忧、恐慌、焦虑、悲伤等情绪持续影响着大学生的日常生活,扰乱平和的情绪。另一方面,应激状态下大学生的抗压能力不足,较难适应外部环境的急剧变化,心理承受能力不断降低。大学生由于缺乏应对突发灾难的抗压锻炼,风险感知力度与抗风险能力呈反比。在重大疫情面前,容易产生应激心理反应,出现生理、情绪和行为上的困扰,引发恐慌、担忧、烦躁、愤怒、敏感、多疑等负面情绪体验,出现强迫、攻击、社交回避、过度警惕、活动力减少等不良行为[3],大大降低抗风险能力。


提示:
本文标题为:“战疫”之下大学生的心理波动及引导策略
当前网址为:http://www.tougao.net/lunwen/8912.html

本文相关论文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