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网在线投稿网

论文在线投稿
论文范文大全

湖北土家族民歌《龙船调》衬词的文化性内涵

知网论文查重系统

  摘 要:湖北恩施土家族民歌《龙船调》不仅是湖北民歌中的靓丽名片,而且是中国民歌乃至世界民歌中的经典,曾被评为世界最流行的歌曲之一。本文将从民族音乐学的角度出发,以田野调查法和历史研究法探讨《龙船调》衬词的文化性内涵,旨在为新时代民歌创作和民俗文化传承作出绵薄之力。
  关键词:龙船调;衬词;文化内涵
  《龙船调》是湖北恩施利川一带流传的《种瓜调》演化而来,歌词是以歌唱种瓜这一农事活动为主的,经改编成为《龙船调》后不断发展,最终走出了土家,走出了国门,走向了世界。《龙船调》的衬词较丰富,整个衬词部分占歌曲三分之一篇幅,十分有特色,几乎每句都有衬词的烘托,在我国各族民歌中,能这么大篇幅的使用衬词,并把衬词连用形成一种独特气势的确实少有。
  1.地域语言文化
  在《龙船调》歌词中,我们可以发现,衬词运用十分广泛并具有独特的风格,如:“依哟喂”“哇”“儿”“嘛”等等,这些衬词作为语言成份表达实义是有限的,大多是作为语气助词使用,它们与曲调结合后有很强的表情作用,这是土家族民歌特有的风格。
  在鄂西土家族聚居之地,不同的片区,方言有一定的出入,故衬词的用法,也不太一样,但大多数都是方言中日常惯用语和口头语,这些地方语言形成了土家族的特色风格。土家族民歌更多注重曲调和民族语言相结合,有时仅凭民歌的衬词用法可以判断是属于哪一个片区的。由于湖北利川市地域上靠近四川和重庆,《龙船调》在演唱“我”“金银”“娃”等字的时候,后面依据当地的语言习惯加上尾韵,如:“我嘛”“金儿银儿”“妹娃儿”,这样的尾韵明显受到以川渝为代表的西南片区语言环境的影响,尾韵让歌曲更具有乡土特色,也让歌曲正词韵律更加生动活泼。
  土家族语言属汉藏语系藏缅语族,接近彝语支,本族没有文字,一直使用汉字。清朝之前,土家族人以土家语为沟通媒介,清朝实施“改土归流”后,土家族和汉族的进行融合,这对土家族语言及习俗有很大的冲击,文化被严重同化。谈焱焱在“论土家族民歌的衬词”一文说到“土家族是一个只有语言没有文字的民族,历来使用汉字,因此,民歌中常有土汉混杂的现象,有的句子是土语汉字,有的句子是汉语汉字,或者纯粹把土语当衬词用”[1]。由于这个原因,很多民歌的衬词其实是土家族语言的汉语音译。例如:“呐依哟喂”“金(那)银(儿)梭,银(那)叶(儿)梭”“哦吙喂呀咗,哦吙喂呀咗”,这都是土家语的作为衬词的表现。
  2.宗教巫术文化
  土家族是与大自然十分亲近的民族,生活中常常期望超自然力量保护,他们崇信万物有灵,供奉祖先,白虎图腾,敬诸神,几乎把先民的全部历史活动,都囊括在神明之中。我們可以发现,许多土家族民歌中,都带了梭、锁、唢、嗦。如:金儿锁、银儿锁、金刚梭、阳二梭、幺姑子嗦、七不隆咚梭……其实suo字在土家族民歌中带有宗教密旨性的“色彩”。五行是土家人有伦理等级的宇宙图腾亲属,而金、银、铜、铁、锡这个顺序又是“金”的内部伦理等级,金银只是用来表示“梭”的品秩[2]。《龙船调》中的“金那银儿梭,银那银儿梭”的“梭”字是向神灵诉求,以示驱动神灵,获取神灵力量帮助,完成心里所期望的事情,“梭”字把内心祈愿和灵验的距离拉近。
  在历史上,土家族居住武陵山地区本就是巫文化的发源地,当地人很重视巫道,这是一种民间土著人的信仰,它的形成可能是当地河脉文化与山脉文化的融合所致。在《龙船调》衬词衬腔中,艄公“哦吙喂呀咗,哦吙喂呀咗”的确存在轻度巫术性摹仿,这些衬词群结合二拍子节奏,对划船的声态和情境摹写十分真实,很形象地把划船动作表达出来。在土家族民歌中,这类衬词运用大多是与重体力劳动及男士体力消耗相关的,也可以说是在一种巫术心理支配下,对操作情景的渲染和操作工具一种象声模拟,他们企图用这种声音符号,获得巫术力量的帮助。
  3.生殖崇拜文化
  《龙船调》是由《种瓜调》发展而来,而《种瓜调》是利川一带流行农事歌,歌词大概表达意思是瓜从一月到十月的成长过程,农民用它来表达对农作物生长的期望。后改编成《龙船调》以爱情为主题,用在恩施传统的女儿会等相亲活动中,人类和动物的不同在于具有社会属性,但人也是动物,具有自然属性,即生理需求和繁衍后代的愿望。民歌是文化生活凝聚物,表达的是人民的所需所求。就《龙船调》来说,其艺术的核心感染力,应该在于情感对白,如“妹娃要过河,是哪个来推动我嘛?我就来推你嘛!”这一问一答,简单的两句对白却蕴含着相当大的信息量。一方面带着隐匿的情感诉求,一方面又包含着两性关系的寻求。年轻男女们通过民歌这种形式进行情感宣泄和性暗示,也是民间风俗的一个重要体现,蔡元亨在《土家族民歌衬词解谜》谈到,巴人传统民歌中有很多有媚神性的衬词群,简单讲就是以女性“色相”作为奉献物献给神坛的。《龙船调》在对白之前,衬词里也有着关于情感和性的隐喻,比如“阳雀叫(哇),抱着莺(那)歌(哇)”,这里面也都隐藏着一些情感的宣泄愿望和性暗示气氛。
  在《龙船调》里最有特色的记忆点,或者说这首歌的灵魂之笔就是中间的妹娃儿和艄公的对白。其中“妹娃(儿)要过河(哇)哪个来推我(嘛)”,,语气词“哇”“嘛”集中而风情万种地表现了土家幺妹娃儿的娇羞、妩媚,随后的应答句“我就来推你(嘛)”,集中表达了秀才的酸腐、挑逗以及驼背艄公的幽默、野性,这一句对白使《龙船调》完成了从形式到内容的重大飞跃,为《龙船调》的艺术魅力插上金色的翅膀[3]。
  综上所述:从《龙船调》衬词的角度看,的确是土家族民俗文化的缩影。其中“儿”“嘛”“哇”等尾韵的衬词,总体上是受地域语言文化的影响,这些衬词运用,反而形成土家风格的独特魅力。其次,如“金(那)银(儿)梭”“哦吙喂呀咗”比较长的衬词群基本是土家语的汉语音译,这些衬词含义大都受到祖先巴人的传统宗教巫术文化影响。最后,从歌词内容看,《龙船调》显示出一种对原始生殖文化崇拜的态度,如核心衬词群“女(白):妹娃(儿)要过河(哇)哪个来推我(嘛),男(白)我就来推你(嘛)”,表达的就是一种男女对情感的诉求和性的隐喻,十分耐人寻味。
  参考文献
  [1]谈焱焱. 论土家族民歌的衬词[J]. 戏剧文学,2003(07):79-81.
  [2]蔡元亨. 土家族民歌衬词解谜[J]. 中央民族大学学报,2000(02):97-104.
  [3]尤翠云,孙志国. 有灵魂的语气词——《龙船调》歌词分析[J]. 咸宁学院学报,2012,32(08):69-71.
  作者简介:
  姓名:邓志朋,1991.09.26,男,汉,湖北黄冈,学历:硕士研究生,单位:济南大学,单位所在省市:山东省济南市,研究方向:作曲。

万方通用版论文查重
维普编辑部版论文查重

论文查重 检测系统 官方入口

知网期刊检测 知网PMLC 万方检测 知网检测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