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投稿热线
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投稿热线 > 论文范文 >

苏轼儋州诗歌内容研究

更新时间:2020-10-23 所属栏目:论文范文

  摘 要:苏轼在被贬谪儋州的三年时间内,创作了大量优秀的文学作品,涉及诗、词、文、论等多种文体。尤其诗歌创作是苏轼谪居儋州期间文学成就最为突出的部分,标志着其诗歌创作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在诗歌的题材内容方面,融入了许多具有地方特色的文化元素,丰富和扩展了诗歌内容。
  关键词:儋州诗歌;诗歌内容
  一、贬谪儋州
  宋哲宗绍圣四年(1097),苏轼被朝廷责授琼州别驾、昌化军安置,流放儋州。澹州,古称澹耳郡,在苏轼生活的北宋,是还未被开发的蛮荒之地。在中原人眼里,素来就是有去无回的鬼门关。苏轼在告别惠州前往儋州时给友人的信中说:“某垂老投荒,无复生还之望。昨与长子迈诀,已处置后事矣。今到儋州,首当作棺,次便作墓,乃留手疏与诸子,死则葬海外。”(《与王敏仲书》)垂老之年的苏轼,就是在这种环境下,创作了大量优秀的代的诗歌作品,苏轼把这里的山水风光、风土人情等都写进了诗中。接下来从苏轼在儋州所写诗歌的内容具体分析。
  二、诗歌内容
  苏轼作诗往往随心所欲,即兴而出,其在儋州诗歌创作中同样是本着万物皆可入诗的原则,在诗歌中融入了大量的地方文化元素,增加了许多新的题材和内容。
  (一)记录儋州习俗
  首先,苏轼这一时期的诗歌内容中介绍了许多儋州当地的节日习俗,比较有代表性的如“上巳”和“祭灶”。苏轼在《儋州人不作寒食,而已上巳上冢。予携一瓢酒寻诸生,皆出矣。独老符秀才在,因与饮,至醉。符盖儋人之安贫守静者也》一诗中有“记取城南上巳日,木棉花落刺桐开。”由此可知,儋州是选择在木棉花落败刺桐树开花的三月给亲人上坟扫墓的。
  除了“上巳日”之外,苏轼的诗歌中还明确记录了儋州“祭灶”的习俗。祭灶习俗由来已久,作为中国的传统习俗一直保留至今。《儋县志》中记载儋州人民“以竹叶扫屋尘,换炉灰,夜具酒果,送灶君朝帝。”苏轼在他的诗歌《纵笔三首·其三》中也提到了儋州人民的祭灶习俗:
  北船不到米如珠,醉饱萧条半月无。
  明日东家知祭灶,只鸡斗酒定膰吾。
  祭灶,按照儋州的习俗,是用酒和猪肉来祭灶,膰,就是祭祀用的熟肉。从苏轼的这首诗中可以看出,北方运送大米的船迟迟未到,苏轼由于食物缺乏已经挨饿了半个月了,此刻就期待着明日的祭灶节东家能送给他熟肉,以解多日之饥。
  其次,苏轼儋州所写的诗歌中也有不少介绍当地人民饮食习惯的内容。在诗中不止一次提到儋州人民以薯芋为食的习俗。其诗《和陶劝农六首》的“引”中就有对这一习俗的描写:
  儋州多荒田,,俗以贸香为业。所产秔稌,不足于食,乃以薯芋杂米作粥糜以取饱。予既哀之,乃和渊明《劝农》诗以告其有知者。
  從“引”中可以看出,当时的儋州土地贫瘠,未被大面积开发耕种,粮食产量严重不足,人们只能以薯芋为主食。在其他诗歌中苏轼也写到了儋州人民以薯芋为食的习俗。比如在《闻子由瘦》中有“五日一见花猪肉,十日一遇黄鸡粥。土人顿顿食薯芋,荐以熏鼠烧蝙蝠。”(《闻子由瘦》第2257页)还有《过黎君郊居》中说:“半园荒草没佳蔬,煮得占禾半是薯。”园子里一半是荒草,用水稻煮饭的时候里面有一半是薯,可见在当时粮食短缺的情况下,生活在儋州的人们对薯芋的需要与依赖。除此之外,“红薯与紫芋,远插墙四周。”(《和陶酬刘柴桑》第2216页)这一句也足以看出薯芋在儋州人日常生活中是不可或缺的必需品。苏轼在诗中还写到了儋州人食蟾蜍的习惯。“旧闻蜜唧尝呕吐,稍近蛤蟆缘习俗。”(《闻子由瘦》第2257页)蛤蟆,即蟾蜍。记录了当地土人有食蟾蜍的习惯。
  第三,苏轼还记录了儋州人杀牛祭祀的习俗。由于当时的儋州地处偏僻荒凉的海外居民都没有受过系统的文化熏陶和教育,处于一种未开化的状态,所以导致当时的儋州迷信盛行,人们买牛不用于生产劳动,而是相信巫师的话杀牛祭祀。当时的人们生病不去就医,而是在巫师的主持下杀牛祭天以祈求上天的庇佑。苏轼看到这一状况后,特意写了一片文章,其中说:“岭外俗,皆恬杀牛,而儋州为甚……既至儋州,耕者与屠者相半。病不饮药,但杀牛以祷。”(《书柳子厚《牛赋》后,第294页》)可见当时的儋州杀牛祭祀的迷信行为已然成风。
  (二)思念亲人、悼念亡妻
  首先,苏轼在诗中抒发了对弟弟苏辙的想念。苏轼被贬儋州时,苏辙也被贬至雷州,和陶停云四首》(并引)就是在二人由于天气原因不得消息后其出于对苏辙的惦念而写。诗序中“自立冬以来,风雨无虚日。海道断绝,不得子由书,乃和渊明《停云》诗以寄。”就已经隐隐体现出对苏辙的思念,而这组和陶诗的第一首将苏轼的这种感情透彻地显现了出来:
  停云在空,黯其将雨。嗟我怀人,道修且阻。
  眷此区区,俯仰再抚。良辰过鸟,逝不我伫。
  儋州的狂风暴雨极其强势,交通瘫痪,往来的通信全部中断,苏轼想着一海之隔的弟弟再三抚手叹息,可见久久接不到苏辙的来信,苏轼言语间充满了对弟弟的想念。
  其次,苏轼在诗中也抒发了对已故妻子的悼念之情。苏轼被贬儋州时,两位妻子和侍妾王朝云都已去世。来到陌生的地域,除幼子苏过外身边再无亲人,年事已高的苏轼未免心生思念。其《和陶和胡西曹示顾贼曹》一诗其中有几句就是借咏草木而悼念王朝云:“长春如稚女,飘飖倚轻飔。卯酒晕玉颊,红绡卷生衣。
  低颜相自敛,含睇意颇微。宁当娣黄菊,未肯姒戎葵。”长春,即长春花,是儋州的一种很常见的花。苏轼睹物思人,随处可发。“宁当娣黄菊,未肯姒戎葵。”宁可以黄菊为尊,也不愿拜戎葵为长。表面是赞美长春花的节操和气骨,实则是苏轼对王朝云身为侍妾但恪守规矩尊礼懂事的肯定与赞美。
  第三,诗中不乏对孙子的思念。《和陶郭主簿二首》(并引)诗序说:“清明日,闻过诵书,声节闲美。感念少时,怅焉追怀先君宫师之遗意,且念淮、德二幼孙,无以自遣,乃和渊明二篇,随意所寓,无复伦次也。”说出了苏轼对幼孙的想念。其一中“淮德入我梦,角羁未胜簪。孺子笑问我,君何念之深。”这两句诗明确表现出谪居儋州的苏轼对孙儿的思念,就连晚上做梦都会梦到他们。


提示:
本文标题为:苏轼儋州诗歌内容研究
当前网址为:http://www.tougao.net/lunwen/9089.html

本文相关论文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