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投稿热线
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投稿热线 > 论文范文 >

试论汉隶书法的写刻关系

更新时间:2020-10-24 所属栏目:论文范文

  摘 要:汉代是中国书法史上一个重要的时期,是隶书书法发展的第一个高峰。汉隶书法可大致分为简牍帛书一类的“写本”隶书和丰碑巨碣一类的的“刻本”隶书。本文通过对写刻两种类型汉隶的代表武威《仪礼》简和《朝侯小子残碑》从笔法、结体、章法等方面进行对比研究,希望能够在诠释汉隶书法艺术的同时,对当代的隶书书法艺术创作和研究起到一些有益的启示。
  关键词:汉隶;写刻关系;书法风格
  1 武威汉简《仪礼》解读
  1959年7月,武威汉简《仪礼》简牍发掘出土于甘肃省武威县的磨咀子六号墓,武威汉墓出土的竹木简可分为:《仪礼》九篇、王杖、日忌、杂占及部分柩铭。《仪礼》简是自晋太康二年(公元281年)汲郡魏墓出土竹书以后,又一批大量发现的经书。通过对比简本与今本《仪礼》,结合六号墓出土器物时代特点,我们认为武威汉简《仪礼》的形成时代为新莽时期,即始建国二年至地皇四年之间(公元10一23年)。
  《仪礼》简可划分为三个本子,整理者将其分别名为甲本、乙本和丙本,共有493枚,今存469枚。共存字数27332字。
  其书法面貌特征清晰,书法点画提按分明,隸书特征明显,形成点、横、竖、撇、捺、钩等最基本的笔画样式,并且表现得相当娴熟;结体扁平,纵向左敛右舒,横向布白均匀,在稳重当中又充满了动感,静中有动;整体章法上重心偏左,打破了篆书完全对称的情况下形成的风格特征,字距较大,也是成熟的八分书在章法上的重要体现。在平正的基础上变化丰富,整体表现出一种刚健豪爽的气度与气迈,形成了一种“刚健豪爽、刚中见柔”的书法风格。
  2 《朝侯小子残碑》解读
  《朝侯小子残碑》,又名《小子残碑》《小子碑》,无立碑年月,无碑额。存高84.3厘米,宽81.6厘米,厚17.3厘米。隶书、凡十四列,满列十五字,存198字。清宣统三年(公元1911年)在陕西长安县西乡杨家城出土,石初为西安车家巷原姓所得,旋归阎甘园,后以千金售于天津周季木,解放后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此碑上半部分残缺,首行起为“朝侯小子”四字,故因此而得名。“朝”之上一字已损,即为某朝侯,朝侯是汉代官制。碑主人为某朝侯之子,碑文记载了其学识品格、生前宦迹、去世原因及家属哀伤之情。
  从艺术特征来看,《朝侯小子残碑》用笔方圆兼备,以圆笔胜,多有篆意,线条粗细变化较少,平实遒劲,横竖撇捺各有特色。值得一提的是,《小子残碑》中有多处双飞甚至多飞的“燕尾”,,与西汉后期及东汉早期简牍墨迹隶书有相近之处,《朝侯小子残碑》的结体端庄典雅,方中近扁,笔势开张,在严谨之中又富于变化,趣味横生。其别具一格的是,碑中多处运用篆书结构,形成了篆隶兼容的独特风格,相得益彰。从章法上来看,《小子残碑》左右行距略小于上下字距,纵横之间的对比并不强烈,这与大多数成熟时期的汉隶明显的“行距小,字距大”的章法形式有些许差别,但整体看来同样气势充盈、端庄典雅。
  3 武威汉简《仪礼》与《朝侯小子残碑》综合比较
  (1)笔法比较
  简牍隶书由于书写速度相对较快,笔断意连,有较强列的笔势关系,轻松活泼,不拘程式;而汉碑中因为镌刻的缘故,相对规范严整,装饰性强,则会显得呆滞刻板,笔势更加含蓄。如下表所示:
  表1 武威《仪礼》与《小子残碑》例字笔法比较
  (2)结体比较
  写手在轻松自由的环境中于简牍上快速书写文字,不必纠结于隶书的严整,使得结体收放对比强烈,在形制的静态中增加了意味的动态。反之,汉碑中刻手应有一套相对固定的刻法,与书写之笔法相对应,汉碑隶书的法也会趋于规范,使得结体相对匀称单一,变化较少。如下表所示:
  表2 武威《仪礼》与《小子残碑》例字结体比较
  (3)章法比较
  篆书的线条是垂引直下,这样对于我们视觉由上而下的阅读习惯不谋而合,便于识读,但是随着书写载体的转变,简牍的形制限制,如若还按篆书的形态书写文字,文字不仅不易书写,还不便识读,那么在狭长的简牍当中需要拉开字距,同时又要改变字形,如此一来成熟的八分书在章法上就形成了“字距较大”的特点。其中,武威《仪礼》等汉简隶书只取纵行,字形可大可小、可长可短,无所拘束,横行没有固定的章法安排;而以《朝侯小子残碑》为代表的汉碑隶书具有郑重、严谨的艺术特征,一般画有界格,横纵排列整齐,字形大小统一,形式感强烈。
  结 论
  通过前文中对武威汉简《仪礼》与《朝侯小子残碑》综合比较看来,两者在用笔和结字上并没有强烈的区别,但在书写艺术风格上却各具特色。因此,通过以上研究给我们一个启示,在学习汉隶包括其他书体时,思考影响书法风格的诸多因素并有所取舍是至关重要的。汉隶学习应该具有一种多样的姿态与视角,既要学习汉碑中质朴浑厚、庄严肃穆的“金石气”,又该吸收、借鉴简牍帛书中潇洒率意、灵活生动的“书卷气”,通过新的笔墨表现来传达汉隶古意,体现出更具艺术想象力、更具有艺术发挥空间的强大优势来。
  参考文献
  [1]甘肃省博物馆、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编著.武威汉简[M].北京:文物出版社.1964.
  [2](日)横田恭三著.中国古代简版综览[M].北京:北京联合出版.2016.
  [3]中国美术全集编辑委员会编.中国美术全集 书法篆刻编 1 商周至秦汉书法[M].上海: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87.
  [4]华人德著.中国书法史 两汉卷[M].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2009.
  [5]丁万里.汉碑与汉简隶书之比较[J].中国书法,2012(09)
  [6]金涛. 武威汉简《仪礼》校勘及王杖十简集释[D].吉林大学,2013.
  [7]陈荣杰. 《武威汉简·仪礼》整理研究[D].西南大学,2006.
  [8]袁田. 武威汉简《仪礼》书法风格研究[D].河南师范大学,2017.


提示:
本文标题为:试论汉隶书法的写刻关系
当前网址为:http://www.tougao.net/lunwen/9093.html

本文相关论文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