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网在线投稿网

论文在线投稿
论文范文大全

晚明:失意文人自娱忘忧的时代

知网论文查重系统

  晚明是一个有意思的时代。“五四”新文化运动中,以周作人、任访秋、林语堂、胡适等新文学巨匠和学者提倡新文学(主要是散文小品)写作时,曾将目光集中到以“公安三袁”为代表的晚明文学,因此,晚明被视为传统向近现代过渡的历史阶段,被用来表述整个中国历史文化传统的涅槃新生。30年代,沈启无选编以晚明公安、竟陵两派为主的晚明小品时,甚至直接命名为《近代散文抄》(1932年出版)。
  黑格尔说:“存在即合理”。细究起来,将晚明与“五四”新文化运动联系到一处,也有其合理性。台湾东吴大学廖玉蕙教授谈及《晚明小品》时曾解释道:
  “当时五四所揭橥的文论事实上与晚明公安、竟陵的文论是有几分类似的,尤其胡适先生强调‘不要模仿古人,语语皆有个我在’,这与袁中郎的‘独抒性灵’可说是遥相呼应。胡氏毕生从事白话文运动最有力的根据是来自民间文学,袁中郎亦强调‘野语街谈随意取,懒将文学拟先秦’。可见两个人同样地看中小说戏曲,且主张文学要口语化。胡氏白话文运动最基本的理论是阐明文学必随时代变的一种公例,这与袁中郎的‘古何必高,今何必卑’也是不谋而合。”
  那么,晚明是怎样一个时代?一般而言,史家将明代万历到明亡这七十年称为“晚明”。朱剑心是较早提出这一观点的,他在《晚明小品选注·叙例》说:
  “明自神宗万历迄于思宗崇祯之末,凡七十年,谓之晚明。此七十年间,政治腐败,学术庸暗,独文学矫王、李摹拟涂饰之病,抒发性灵,大放异彩。”
  正如他所言,这一段时期,朝廷政治运作十分紊乱,社会腐败黑暗,东南海寇侵扰,东北有女真族虎视眈眈,甘陕地区及长江中上游曾发生水旱灾难,导致盗贼互起,可谓是一个危机重重的时代。不过,在某些地区,特别是以江苏、浙江、安徽为主的江南地区,经济却依旧保持着明中叶以来的繁荣局面,甚至随着商业、手工业的发达,逐渐形成了都市文化,民间文学也大为繁荣。再加上王明明心学的流行与传播,逐渐形成了个人化的文学思想。这一时期的文学理论和创作,都达到了令人惊异的水平和高度,特别是小品文和小说戏曲的发展。廖玉蕙甚至将它与魏晋南北朝并提,称赞道:“在中国政治上两个最紊乱的朝代——魏晋南北朝及明末,在这两个时期文学显示了最光辉灿烂的色彩,百家争鸣,完全表现出世的超脱,既可自娱又可忘忧的境界,这可说是成为失意文人最好的精神寄托。”
  回顾到五四新文化运动,一大批文化巨匠们将散文小品、小说的写作几乎提高到了文学创作的最高处,加以大力提倡,至今仍在很大程度地影响着现代文学的发展与走向。可见,晚明文学其不容忽视的地位和影响。
  晚明文学的特点
  总体而言,复古是明代文学发展的主流。随着经济和文学自身的发展,加之八股文的影响,明代古文诗歌都日趋衰落,日趋庸俗浅薄,于是,前后七子相继发起诗文复古运动。其中所谓的复古即是拟古,主张文必秦汉,诗必汉魏盛唐,整个文坛呈现一片复古之声,然而这一努力却未达到预期的结果。到了晚明,复古运动走向了穷途,文坛诸士不得不另求生路,于是有了公安派李贽、三袁以及竟陵派钟惺等人的飚兴,这一时期小品文是其文学运动的直接产物,也是其中较为璀璨的明珠。纵观晚明时期的文学,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反传统的精神
  自孔夫子编撰《春秋》,删定《六经》,开创儒学之后,中国的文人都有文以载道明理的信条,尤其韩愈发起古文运动开始特别强调这一点,写作诗文都不会忘记道德教训,将“经夫妇、成孝敬、厚人伦、美教化、移风俗”牢记于心。明代前后七子的古文运动实际也是走的这条路子,只不过他们复古的成绩不能与韩柳欧阳修比肩。
  而到了王阳明的心学,其“致良知说”强调自由、自我良知的觉醒,打破了古圣先贤偶像的地位,甚至大胆地提出人人皆可为圣贤的口号,极具创造性。心学而后经由王艮、王畿、罗汝芳、李贽等人的发扬与传播,到了晚明便形成了一种无拘无束的放诞精神状态,这无疑也极大地扩充了文学的领域境界。其中,李贽对于晚明思想的影响很大,在著名的《童心说》中,他强调童心不仅是做人的基礎,也是作文与做学问的基础,他说“天下之至文,未有不出于童心焉者也”。这无疑是打破了“先秦派”、“唐宋派”、“盛唐派”的文学见解,强调不拘于隔套,推动个人与个性的发展。而后公安派三袁、徐渭、汤显祖、屠隆、陈继儒、张岱等人继续沿着这条路向外开拓。他们重视个性,不许人云亦云,反对千篇一律地说教。比起谈道德,他们更热衷于谈个人化的问题,譬如情、趣、韵等以往文学家不喜欢谈或是不敢谈的问题,甚至一反前人思君爱国的大文章,专写游山玩水、丛林鸟兽的小品文,有些文人长期沉溺于那些被称为消遣品的小说戏曲创作之中,创造了独特的晚明文学盛况。
  在这之中,小品文以一种闲书的面貌出现和繁荣,便天生地带有向传统发起挑战的意味。正如华淑在《闲情小品》中所言:“非经非史、非子非集,自成一种闲书而已”,但是这种闲书却“必有可观焉”,“庄语足以警世,旷语足以空世,寓言足以玩世,淡言足以醒世。”颇有玩世不恭的气魄。写到这,不由人回顾起五四时期,那批黑暗中嘶声力竭地呐喊的文人巨匠们,他们不也以散文、小说戏剧为武器,希冀打破传统文学的樊笼么。
  二、个性的追求:情、趣、韵
  如前所述,晚明文学呈现出一种追求个性解放以至于达到了放诞不拘的精神状态,文人们热衷于谈情、趣、韵等问题,这确实是晚明文学令人着迷的缘由之一。接下来,我们不妨分别探究这三字的内涵。
  情,实际不唯指爱情,在晚明时更多指向于“个性”,即徐渭所说的“本色”。他盛赞《琵琶记》的重要原因就是它句句本色,因此本色也是表达情感的最佳途径。公安派中袁宏道所强调的“独抒性灵,不拘格套,非从自己胸臆流出,不肯下笔”,也同样指通过个性的抒发,达到“本色独造语”的境界。而后汤显祖以“至情说”,将“情”的追求发挥到了极致,他在《牡丹亭》题词中写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情是可以超越生死。屠隆也指出情之重要,他认为真性情流露的文章才是传世的作品。

万方通用版论文查重
维普编辑部版论文查重

论文查重 检测系统 官方入口

知网期刊检测 知网PMLC 万方检测 知网检测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