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投稿热线
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投稿热线 > 论文范文 >

网络直播中未成年人充值打赏行为的法律问题分析

更新时间:2021-02-06 所属栏目:论文范文

  摘要:在未成年人网络直播中充值打赏的纠纷中,如何确定未成年人一系列行为的效力是厘清后续合同效果或责任的关键。网络直播中巨额打赏可分为充值与打赏两个阶段。未成年人的充值使得其与平台之间订立了服务合同,即双方之间成立了民事法律行为;而打赏行为是一个单方的事实行为,该事实行为的效力与行为人是否具有民事行为能力无关。判断充值合同订立主体的行为能力需综合考察未成年人智力、消费水平、年龄等因素。基于平衡未成年人保护与网络交易善意相对方的视角,对充值合同效力的完善可以参照适用表见代理规则。在解决未成年人充值打赏行为的效力基础上,可知未成年人的家长需尽到合理的监护与保管义务,否则合同无效或需承担缔约过失责任。平台方应当采取如人脸识别、冷冻期或者引诱主播限流等机制,否则平台因为合同无效亦或过错需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关键词:网络直播;充值;打赏
  一、问题的提出
  随着未成年人在直播用户中占比越来越高,实践中经常会出现未成年人高额打赏网络主播的纠纷案件。在郑某涵诉北京蜜莱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一案中,作为未成年人的郑某涵利用母亲的身份信息登录视频直播平台,并且多次利用母亲的银行账户购买虚拟币以及对主播进行巨额打赏,打赏金额高达六十几万元。1这一案例不禁让我们思考:未成年人与平台、主播之间属于何种法律关系?未成年人的充值打赏行为是否有效?对此,探讨未成年人在直播平台中充值打赏行为涉及的法律问题,具有实践意义,值得研究。
  二、用户充值打赏行为的法律性质
  用户充值打赏涉及以下两个阶段。第一阶段:用户充值阶段。用户在平台中充值,并兑换金币,此阶段法律关系的主体是用户与平台。第二阶段:用户打赏阶段。用户在平台中观赏直播时,为了表示对主播的欣赏,将金币转换成礼物给主播,此阶段法律关系的主体是用户与主播。深入分析各方主体之间行为的法律性质有利于进一步明确各方的法律责任,并且能在平衡各方利益的基础上更好地保护未成年人。
  (一)充值行为
  用户在注册网络直播平台账号时,相当于与平台签订了服务合同。平台为用户提供网络直播内容、充值服务、在用户使用特效礼物时提供特效效果服务等。用户可以免费观看直播、在观看直播时使用特效礼物,产生发射烟花、游艇等特效效果来营造氛围,表达对主播的喜爱、赞赏与鼓励。
  (二)打赏行为
  就当前有关网络直播中对于用户直播打赏行为性质的分析有以下两种学说:
  1.服务合同说
  支持该学说的学者认为,主播以直播表演的形式为用户提供服务,两者之间成立服务合同2。但笔者认为,主播可以自由地决定自己的直播内容、时间,具有较强的自主性,不符合服务合同服务与价金对等的要求,不应认定为服务合同。
  2.赠与合同说
  有学者认为,观众打赏主播的行为应认定为赠与合同。3当主播进行表演时,就是发起要约邀请,而观众点击虚拟礼物或者“赠送”的图标时,即向主播表达了订立赠送合同的要约,并同时履行了交付赠与财产的主要义务,主播接受就意味着承诺,双方成立赠与合同。
  赠与合同需要转移财务的所有权,但打赏主播的“礼物”是虚拟物,且用户没有“礼物”的所有权,这些虚拟物的所有权是属于平台的,用户只享有对直播平台的债权。用户只能利用这个礼物来打赏主播,不能用礼物来提现。平台也只保证用户使用礼物不受侵害,没有给用户分成的义务。根据债的“同一性原理”,主播在接受债权之后,就只能拿着这些礼物去打赏别的主播,而不能跟平台分成,这与实际情况显然不符。因此“用户打赏主播的行为性质为赠予”这个观点是说不通的。
  3.本文观点
  笔者认为用户打赏的行为既不成立服务合同也不成立赠与合同,而是成立事实行为。4事实行为是指行为人在从事民事活动时无设立、变更或者消灭民事法律关系的主观意图,但依照法律的规定能引起民事法律后果的行为。比起民事法律行为,事实行为不要求行为人具有相应的民事行为能力。用户在抖音平台充值一定数量的抖币,使用抖币购买了礼物,后在主播直播時进行打赏,主播收到礼物后该礼物在主播一方会转化为音浪,主播即可与平台按照一定的分成比例对音浪进行“分成—提现”。用户将礼物打赏至主播后,该礼物在主播一方并不存在了。主播收到的礼物仅仅成为了主播平台进行分成的凭证,即衡量主播受欢迎程度的证明。一方面,使用虚拟币购买的豪华游艇后即刻出现绚丽效果。该礼物一次性使用释放后主播不可再次使用,其与日常生活中燃放一次性烟花的行为具有高度相似性,属于不以意思表示为要素的事实行为。另一方面,由于事实行为是能产生事实效果且因此依法与法律效果衔接的合法行为。5行为人使用打赏礼物这一消耗行为与礼物本身的性质转变(由虚拟礼物转变为人气值证明)具有直接关系。同时,赠送礼物的行为在打赏人上发生虚拟物效用灭失的效果是值得被法律规范的,因为其涉及打赏人的意思自治与法律效果的限定。强调行为的规范性基础在于构成要件的规范意义,而行为作为具体化构成要件的法律事实,,只有在规范层面上才能获得生命力。6虽然现行法未将打赏行为认定为事实行为,但其并不影响打赏行为有成为事实行为被法律规制的可行性及必要性。
  综上,笔者认为未成年人的充值行为是服务合同,其中打赏行为只是事实行为,总的是一个涉他合同。用户向直播平台购买、兑换特效礼物,然后使用特效礼物,产生特效效果,主播因事实行为获得利益,主播就是获利的第三方。由于事实行为的法律效果不需要民事主体具备行为能力即可产生法律后果,因此在打赏阶段,无论是谁打赏的,打赏这一消耗礼物的事实行为都会发生相应的法律效力,即购买礼物的效用用尽,同时也不需要确定打赏行为人与被打赏人之间的法律关系。
  三、充值打赏行为的效力及其法律后果
  如前文所述,未成年人在充值阶段与平台构成服务合同关系,打赏则是事实行为。事实行为不论行为人是否具有行为能力都依法产生相应的法律后果,不存在效力问题,因此下文只讨论未成年人充值行为的效力及其法律后果:


提示:
本文标题为:网络直播中未成年人充值打赏行为的法律问题分析
当前网址为:http://www.tougao.net/lunwen/9698.html

本文相关论文

最近更新